注册 |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证件核查·广告投放
 
   
电话:01067332088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案例 >> 维权案例 >> 内容

浙江文成县南田镇村民刘建平申冤记

时间:2018/7/30 7:27:59 点击:

  核心提示: 浙江文成县南田镇村民刘建平申冤记 ——文成县南田镇新南村村民刘建平的遭遇调查纪实 习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只要以反腐败永远在路上的坚韧和执着,深化标本兼治,保证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

浙江文成县南田镇村民刘建平申冤记

——文成县南田镇新南村村民刘建平的遭遇调查纪实

 

习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只要以反腐败永远在路上的坚韧和执着,深化标本兼治,保证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才能跳出历史周期率,确保党和国家长治久安。当前,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巩固压倒性态势,夺取压倒性胜利的决心必须坚如磐石”。

加大整治身边腐败问题力度,要在市县党委建立巡察制度,加强检查督查,及时发现问题,严肃追究责任……严厉打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加大惩治“蝇贪”和“微腐败”力度,不断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

——摘自《党的十九大报告学习辅导50问》

(浙江文成报道:陈以泉)看了刘建平的举报信,《浙江文成:一桩民事纠纷案牵涉到县纪委领导干部,同时他们又是郑素娟的幕后支持者》一文摘录一段内容如下:

2018年2月7日下午2:20分左右,受害人刘建平机号码(138××××2758)正在高速公路上开车。突然,接到0577-5902-6105电话,对方问你是刘建平吗?是的,刘建平回答,是的。你是谁?我是文成县纪委黄金杰。你怎么老打我电话给我们县纪委蔡爱东书记?你今后少打!郑素娟家建房子是有“合法”的审批手续,也不是建在你家地盘上,你要是再闹,对你不客气!嘟……嘟……对方已放下电话。

这是县纪委黄金杰对刘建平电话威胁,这就党的纪委干部对老百姓的讲话语气!黄金杰是否存在严重的官僚主义?难道老百姓就不能打电话给县纪委蔡书记?反映一下老百姓的疾苦吗,难怪文成县是浙江上访大县,南田镇又是省、市上访案件最多的一个乡镇。

从这段文字内容看出,刘建平有冤屈,老百姓上访难,告状更难!刘建平和郑素娟应该是邻居矛盾纠纷,由于县纪委黄金杰和县纪委驻住建局纪检组长刘丽红。如果不是他们两人的参与,也许不会如此激化邻里之间矛盾。

 

图1:文成县南田镇人民政府是否勤政、为民、清廉、务实,让人民群众说了算。

620日,我们在南田镇镇政府见到了周有宁镇长。他说:我们不接受新闻媒体采访(由于周有宁用温州方言,我们和他无法交流),我们再三要求他讲普通话,他却仍用方言,为此,我们只好结束交流。

在南田镇10多天时间走访调查中发现,政府一些官员之间遇到问题相互推诿,明哲保身。

一、刘建平何处申冤

据新南村村民说:“本来是一桩很小的民事纠纷案,由于郑素娟夫妇仗势自己的亲戚刘丽红是县纪委驻住建局纪检组长,黄金杰又是县纪委常委二室主任,分管南田镇城乡建设规划工作。

所以,郑素娟利用这一有利时机,她找到横山村的村长刘爱民,要刘爱民去找镇村镇办主住赵东贵,赵东贵给了刘爱民一张房屋重建申请表,而刘爱民又让刘森淼和会村委会计刘金玉一手操办。

他们一伙人伪造假证据材料,骗取政府职能部门房屋审批手续是80平方米。但是,郑素娟却偏偏要扩建到124.3平方米,超出44.3平方米,而且压住了刘建平家的墙院,房屋滴水檐全伸到了刘建平家院内。因为此事,刘建平还是多次和郑素娟夫妇协商,能否缩小80厘米到100厘米,最终双方没有达成相互谦让协议,双方开始产生了矛盾纠纷。

刘建平在南田镇国土资源分局,看到房屋审批手续后很惊讶,他们在房屋申请表村民小组代表意见一栏,由刘小南、刘金玉、刘旭、刘广田、等四人签字捺手印(注:根据笔迹捺手印,全是一人所为)。并非是新南村村民小组意见。

村委会意见一栏签字,经过调查核实,并非是村委会书记赵汉启签字。

在乡镇人民政府审批意见一栏,为何没有分管副镇长陈芳静签字,而是有村镇办主任赵东贵签字?种种迹象表明,郑素娟这份房屋重建申请表签字全是伪造。

在县纪委黄金杰和刘丽红的背后支持下,201612月份,他们还是骗取县国土资源局房屋审批手续。郑素娟逢人就说:如果没有黄金杰和亲戚刘丽红给有关部门打招呼,是批不下来的。但是,国土部门没有严格审核房屋审批材料,是蒙混过关,还是有意识的审批过关?为此,给郑素娟吃了个定心丸。

2017111日,刘建平认为郑素娟是仗势欺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拨打了县长热线平台12345无数次,虽然有了回复,仍就无人帮助村民刘建平解决问题。

 

图4 :图为县国土资源局违规审批郑素娟建房审批表

乡镇政府给12345热线平台回复是,郑素娟是依法依规合法建房。刘建平开始实名举报了郑素娟的违章建筑事情。

这时候,郑素娟就找到刘爱民、刘森淼、郑宪洪、刘金玉等一伙人打击报复刘建平,他们一伙人用大铲车把三块约3.5米长的巨型石块,重达20多吨堆放在刘建平家的大门口,倒置刘建平89岁老母亲被石头绊倒在地,住进医院治疗几十天,花费医疗费用近2万元。

他又去镇党委找时任党委书记赵建怀,镇长周有宁和时任分管城建副镇长陈芳静,镇纪委书记张夏。他们这些领导人,是采取踢“皮球”、打“太极”式的相互推萎,最后推到镇城管中队。城管中队长说:自己管不了,应该是派出所的事。派出所说:这是民事纠纷,你可以去法院告他们。

刘建平受到如此被人的欺负,南田镇党委、政府相关部门又不管、不问,这无形之中给了郑素娟、刘爱明一伙人嚣张气焰!

正如郑素娟在外扬言所说:在文成县范围内,除了文成县县长、县委书记摆不平!在文成县没有她办不到的事,只有她想不到的事,相关县政府职能部门,都可以摆平任何事情,“黑白”两道通吃。

二、南田镇镇政府官员助长黑社会势力

刘建平上访到镇政府讨公道。镇政府的一些官员如同缩头“乌龟”一样,就连时任镇党委书记赵建怀(此人调水利局工作),都不敢主持公道为刘建平说一句有正义感话语。有人私下告诉刘建平说:郑素娟上边有县纪委黄金杰、刘丽红为后盾。郑素娟背后又有黑社会势力撑腰,周有宁又是他们“小集团”人。

新南村一位老党员说:在南田镇以横山村村长刘爱民为首的黑势力团伙,他们一伙人的成员有刘森淼、刘化聪、郑宪洪、刘金玉等人,并且长期多次聚众赌博和吸毒,曾经被公安部门处理过。他们利用刘爱民村长的优势,勾结一些镇干部在南田横行霸道有10余年,霸占集体土地,强抢本村三滩小学。刘建平家门堆放的三块巨型条石是刘爱民、刘森淼一伙人干的,他们还勾结镇干部赵东贵、国土所负责人和驻村干部华根等人伪造签名,伪造调解书,骗取政府部门审批手续,这些县国土资源局都有存档。

镇长周有宁,也知道郑素娟的重建房屋审批手续,全是刘爱民一伙人为郑素娟伪造出来假材料,镇政府深知问题的严重性,并且下达《三改一拆》拆违通知书,要求郑素娟建房停工。

 

图6:图为刘建平向赵建怀、刘成、张夏等领导反映自己情况

我们在调查一些横山村村民知悉,在南田镇以刘爱民为首的黑社会势力,称霸南田的各个村落,他们一伙人又是“乡霸”和“村霸”。他们一伙人严重危害了社会治安,严重败坏了全镇的社会风气,村民们是敢怒不敢言!

在此,真想问一句南田镇党委、政府相关官员,刘爱民给了你们官员多少好处?竟然让黑社会人员刘爱民竞选横山村村长呢?难道你们党委、政府不知道刘爱民是黑社会人员。镇党委、政府组织原则性都哪去了?难道党组织不考察刘爱民以及做民意调查吗?这是否叫用人不当呢?

刘爱民在竞选横山村村长时,他就利用黑社会势力,派一些人到每家每户打召呼,要求全村村民选他为村长。否则,到时候选不上他当村长、他们就被辱骂,采取打砸扰乱村民的正常生活,所以全村村民只好选他当横山村村长。刘爱民这股黑社会势力,严重损害村民《选举法》,镇党委、政府也只是睁一只闭一只眼,拿这股黑社会势力没有办法。当地村民流传一种吓唬小孩的谚语,“你要是不听话,把你送给刘爱民一伙人”,可想而知,这伙人的黑势力有多严重。

据说,周有宁镇长,伙同他们一起欺骗了国土资源局部门,也欺骗了南田镇人民群众。

三、文成县纪委“灯下黑”,怕揭短,怕曝光,包庇自己!

刘建平受到了人格上的欺辱,精神上受到打击报复,他上访到南田镇党委、政府,一些官员为着保护自己的“乌纱帽”,采用踢“皮球”式的方法,一拖再拖,把刘建平的精力(耗)尽。

刘建平多次上门向县纪委蔡爱东书记求助,但是他安排县纪委三室刘成主任调查处理,可是刘成主任又叫镇纪委书记张夏调查处理此事,张夏书记又安排村里调查处理刘建平和郑素娟矛盾纠纷。

 

图7:村民刘建平多次向县纪委蔡书记求助,图为详细内容。

6月25日,刘建平向县纪委和监察委递交了实名举报材料。当天下午一位自称是县纪委常委干部科郑志华打电话给刘建平,要求刘建平去县纪委约谈,详细了解一下举报材料实际情况。

6月26日上午应约到县纪委信访接待室。县纪委郑志华说:你反映县纪委黄金杰和刘丽红问题,他们并非和郑素娟有亲戚关系!

郑志华还说:我们纪委已向黄金杰和刘丽红详细了解相关情况 ,也询问了黄金杰和刘丽红,他们俩个人都不承认和郑素娟直接亲戚关系。

郑志华还说:你反映黄金杰打电话威胁你!黄金杰说,他自己从来没有打过电话给你,纯属是编造出来。

郑志华还说:关于南田镇郑素娟、刘爱民等人弄虚作假材料,伪造土地审批手续一事,我们纪委已经找镇长周有宁核实了解过。周有宁说:“材料全是真实性,没有虚假伪造房屋土地审批手续”。

刘建平听了,郑志华的一番说法,等于是自己编造了慌言欺骗了党组织,欺骗了县纪委的领导

刘建平说:如果当时不是在县纪委,真想用武力和他们大打一场“战争”,自己只好忍耐着了,这就是文成县纪委和自己的短暂谈话。

文成县纪委如此庇护!真是贫苦的老百姓欲哭无泪啊!让人啼笑皆非。文成县纪委,党的原则性都没有了,组织纪律性也没有了。习近平总书记还说:“群众利益无小事,群众的事就是天大的事。”

文成县纪委把刘建平上访案件,草草了事!《杨乃武和小白菜》的历史悲剧已成为历史!但是,没想到在21世纪的今天,在浙江文城县又上演一场《杨乃武和小白菜》的悲剧性戏剧。

在此,我想问一下,文成县纪委蔡爱东书记,你身为党的纪检干部,入党多年的老同志,你对刘建平上访案件就这样草草了事,你的党性原则哪去了?难道你们县纪委就这样如此包庇黄金杰、刘丽红吗?你作为在文成县纪委书记的岗位上,你不感觉到亏欠党和人民群众吗,《中国共产党党章》你是否认真学习了,党的十九大报告,你们都学到了什么?

四、县国土资源局的听证会是假,在逃避问题是真

2018619日上午,刘建平家院内墙上张贴一张由县国土资源局的(听证)告知书(文土资罚告(201821号。

为此,刘建平拨通了南田镇国土资源分局主持工作陈思奥的电话,询问他张贴这告知书是什么意思。他说:你的住宅是村里集体山林地,刘建平自己感觉到可笑,自己在这里土生土长几十年,现在连自己的住宅都是违法住宅。

图8 :图为南田镇国土资源部门在不断变更郑素娟家违规建房楼层

1、责令刘建平将非法占296平方米土地退还给文成县南田镇新南村集体经济组织。

2、限刘建平在15日内拆除非法占用的土地上已建的建筑物和构筑物,计建筑面积26平方米和构筑物面积(砖砌围墙及水泥硬化地面)270平方米。

当地的一些围观村民说:县国土资源局南田镇分局发这样的《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是真的不合理,是在有意识的刁难刘建平。一些村民还说:我们村几百户人家,要是按照这种规定全村、全南田镇家家户户都要拆除。

我们农民住在这里已经有好几代人了,简直是不可思义。国土分局重属是没事找事……

2018712号上午10时许,刘建平的律师和家人按时到了县国土资源局参加听证会。

由县国土资源局法制科长赵凡林主持。还有土地执法大队刘军。土地分局陈思奥。

双方在国家法律框架内展开辩论。刘建平的律师说:希望国土资源局不要受某些小集团人的指意,找刘建平的茬。国家有《宪法》、《民法》。希望国土资源局能依法、依规查处和进行折除如下几户:

1、南田镇横山村126号刘爱民家的房屋是经过合法审批。

2、南田镇街道上刘森淼家五峰大酒店是合法化审批。

3、还有三源村264号郑宪洪家是合法审批。

4、还有刘金玉家,还有郑素娟家。她们一伙人伪造假材料,骗取政府职能部门房屋审批手续,是否是违法犯罪。

律师还说:虽然在全县范围内农村违规建房很多。南田镇范围内村民建房全是合法化?为什么郑素娟两次变更建房信息卡?第一次是在620日房屋建筑层数为四层,第二次是627日房屋建筑层数又变为三层,为什么在几天之内,两次更改郑素娟违建房屋信息卡的楼层?(见图8

你们政府职能部门就没有责任呢。如果国土资源局受某些人指意,有意识刁难村民刘建平,国家法律自会有公平、公正的判决。

文成县国土资源局局长包朝阳同志,你身为党的国家干部,共产党员,负责国土局全面工作,你的下属部门是如何审批、审核南田镇郑素娟房屋审批手续的,你作为局长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是否存在失职、渎职、不作为行为。

南田镇政府内部人透露;刘建平与郑素娟家邻里纠纷,全是有周有宁镇长为首策划,赵东贵、陈思奥及驻村干部配合刘爱民、刘森淼、刘金玉、郑宪洪、刘化聪、郑素娟实施方案,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周有宁放话,要整死刘建平!

周有宁竟感如此胆大妄为扬言!你身为党的乡镇干部(镇长),你的扬言是要付出代价的。“党的十九大报告”不知你认真学习了没有,党的干部是为人民服务的,不是给你权力来整人的。

五、尾  

文成县南田镇走访调查中,一位村民说:南田镇不仅仅有

“村霸”和黑社会团伙。政府官员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如:南田镇有两处农家乐饭庄(自2015年—2017年为止),
凡是省、市、县上级主要领导(官员)到南田镇参观和检查工作,首先让饭店老板安排杀一头猪、宰一头羊。当我问为什么要杀一头猪和宰一头羊。他们说:山里猪全是原生态养殖,没有饲料喂养,好吃。吃不完可以让省、市、县领导打包带走,羊肉也是同样让一些官员打包带走!

629日上午,我们又来到文成县南田镇政府,负责宣传工作的陈委员。我们向她表明来意,想核实了解相关情况。一是关于刘建平和郑素娟房屋纠纷问题。二是有群众举报,从2015年至今,镇政府为迎接上级部门参观和检查工作,你们镇政府在农家乐招待,并且要老板杀一头猪,宰一只羊事情。她回答:没有此事,不接受采访。

其中一村老党员说:南田镇没有工业企业、无财政税收,镇里主要经济来源是靠变卖土地。文成县南田镇,本身山里土地很稀少,还是被镇卖了2000多亩土地,给了一些开发商建房。还有中央、省、市的各项扶贫款、镇政府也截留一些。

他还说,镇政府官员招待上级领导吃饭饭款,全是叫饭店老板先做工程合同,再开工程款发票,镇政府方可付饭账,每年开票约70-80多万元,后来两个农庄老板一看饭帐付款如此复杂,老板饭庄也不开了。我们南田镇有30多个行政村,村村支部书记和村长都是和镇里干部相互勾结,相互伙成一团,相互之间腐败。村里和镇政府一些官员腐败问题,就是上级领导不重视,无人查处,老百姓无处上访告状。

就像南田镇新南村刘建平一案,刘建平从2016年冬天就开始上访,求助县纪委,相关官员就是不为老百姓申冤、办实事,有些官员在文成县最多干三、五年,腰包鼓了,人也就调走!希望有关中央媒体单位曝光,让全社会都了解农村老百姓的疾苦!本刊将继续跟踪关注。

作者:不详 来源:法制与监察浙江讯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法制与反腐新闻网(www.lsacnnews.com) © 2019 版权所有 Book Printing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管:华夏法学研究中心 主办: 法制与监察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大成路6号院1号楼
    电话: 010---67332088  传真: 010---88177626 邮编:100041 邮箱:fzyff010@163.com 常年法律顾问:杨权:18113779229,陈正勃 :15600195028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3007229-1号,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200 ,可信网站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