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证件核查·广告投放
 
   
电话:01067332088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舆论监督 >> 内容

山东滨州 国草 设迷局

时间:2018/2/12 17:10:11 点击:

  核心提示: 据报道,近年来,类似庞氏骗局这种人所皆知的金融诈骗之外,2017年曾轰动一时的“善心汇”投资圈套也让国...

  (文图/中国网 白剑云 王义 )据报道,近年来,类似庞氏骗局这种人所皆知的金融诈骗之外,2017年曾轰动一时的“善心汇”投资圈套也让国人为之震撼。可以说,发生在我们生活周围的金融诈骗屡禁不止时有发生,诈骗者可谓花样百出不断翻新,让人防不胜防。近日,本网记者接到投资号称“国家重点扶持项目——巨菌草”的投资团队负责人及多名成员的联名举报。

举报人声称是巨菌草的一名投资人也是一个团队的负责人。在2017年7一8月先后为巨菌草公司募集资金80万,

具体名单包括:

2017年7月10日刘丛叶打款10万;

2017年7月30日兰玉莲打款10万;

2017年8 月12日刘宝权打款10万;

2017年8月20日兰志林打款30万;

2017年8月24日白福利打款10万;

2017年8月 26日宋金花打款10万,共计投资80万元整。

举报人称,从2017年8月起由于巨菌草公司履次的单方面失信,使该团队成员对巨菌草公司由开始的信心十足变为现在的疑虑重重,同时巨菌草公司的失信也给他们的投资团队成员带来巨大的经济压力,导致该团队成员要求与巨菌草公司解除合同。举报内容后面附有团队负责人及整个团队成员的亲笔签名……

 

那么,什么是“巨菌草”?巨菌草是不是国家重点扶持的项目?到底是谁在忽悠,谁在实施诈骗,类似的骗局又该由谁来负责监管?本网记者做了一次全面纵深的调查采访。

 

记者搜索发现,巨菌草,是由国家菌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菌草技术发明人林占熺,于1983年引进中国,经过20多年培育出适合我国气候土壤环境的草种,并由林占熺研究员以“巨菌草”命名。这是一种适宜在热带、亚热带、温带生长和人工栽培的高产优质菌草。在此之前,根据课题组观测、试验和研究,巨菌草为禾本科多年丛生草种,生物量大,种植一次可连续收割二十年。该草粗蛋白含量高达10%,优于稻草(粗蛋白含量3.5%)和玉米杆(粗蛋白含量4%),粗纤维28.5%、粗脂肪3.8%。课题组已完成了巨菌草的分子标记基因型鉴定,结论为目前国内新引进的草种。此前的栽培和应用研究结果表明,该草用途广泛。

 

据记者了解,相关媒体此前已对巨菌草项目的种植亦有过成功的案例报道。显然,作为一个很好的新型农业项目,巨菌草项目本身是一条实实在在的致富之路。然而,针对巨菌草是不是国家重点扶持的项目,记者却很难找到相关靠谱的佐证。记者电话咨询一位此前在黄河三角洲从事过多年农业种养殖项目的业界资深人士,问其“巨菌草是不是国家扶持项目”时,得到的回答是:每个地区不同,政策不一样,但总体政策在向种增润牧草,甜象草等新品种上扶持。

 

随后,记者从2016年2月19日,科技部发布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国家质量基础的共性技术研究与应用”重点专项2016年度项目申报指南,启动项目申报工作,其中包括国家标准、国际标准研制以及中国标准“走出去”适用性技术研究等重要领域标准的19个项目中,也没有找到相关巨菌草项目的“扶持影子”。据相关负责人介绍,“国家质量基础的共性技术研究与应用”重点专项是在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管理改革的大背景下,由科技部、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会同其他12个相关部门共同研究提出的,执行期为5年。

 

无独有偶,就在接到举报人信息的前一天,记者巧合在网上无意间看到一篇报道,说巨菌草项目是骗人的,结合举报人反映的情况,不由得让记者心中多了几许的惊愕。正如报道中提到的那样:现代人早已经不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那种单纯的思维了,我们需要用事实来证明巨菌草种殖到底是不是个骗局?

 

“就传销和直销而言,首先从直销的观点来说,这两种模式是放下线拉人头的模式,拉的人头越多赚取的利润越大,产品本身的价值虽然很大,传销直接没有产品,但是在同类产品中,直销的产品价格几乎是天价,所以直销的赢利点是人拉人,产品是其次,所以也是一种变相的骗人。”

 

有网友认为,巨菌草项目本身是实干主义,踏踏实实的掌握种植技术。认认真真的干,自然就会印证“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谚语。然而,说到“国家扶持”我们就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了?现在很多产品都打着国家扶持的口号,好像国家这个噱头用着就不花钱一样,但既然号称是“国家扶持”,怎么样也得给点理由吧?阿猫阿狗的国家扶持资金链早断了,所以国家不可能扶持那么多项目。

 

于是问题就来了,有人会问:巨菌草种植又有什么资格让国家大力扶持呢?据业内人士透露,这时候,真正的操盘幕后布局者就会堂而皇之的告诉你,理由有三——

 

第一、改善土壤环境,减少水土流失。治愈土地沙漠化。

第二、可以能源发电,树木减少得到环境,更好的保护这个地区生态系统。

第三、营养价值和种植收益是显而易见的,只要你加入投资了,以后还会做详细介绍。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然而,通过记者的调查采访发现,可悲的是:这个打着“国家重点扶持”口号的关于巨菌草项目的谎言和骗局,逐渐浮出水面,无人能挡!事实永远胜于雄辩,事实能够打破一切无来源的谎言。

 

谁在忽悠?

2018127日,刚上班不久记者就接到一位叫“太阳之光”的网友发来的求助信息:八月份我做了一个投资,投进去十万。说每年返百分之六十,一个月返五千,两年合同。合同到期最后一个月连本带息一起给。可是到现在五个月过去了,我一分分红都没拿到。我上个月和几个老总一起去了一趟他们公司。见到了董事长他说十五个工作日给解决问题,可是回来二十天了也没有消息,打电话他也不接。这个项目全国各地投资人非常多,我不管别人就针对我们团队那八十万。之前,那个董事长从去年九月份就开始推,一直推到现在,出尔反尔。之前他还给我们承诺过,别人的钱不说,你们几个投资的钱肯定丢不了,可是现在竟然电话都不接了!

 

记者问:这是哪个公司操作的项目?

 

太阳之光回答:山东巨菌草国家支持项目。公司全称:山东滨州国草生态科技有限公司

 

 

 

 

 

 

随后,记者百度该公司官网显示:山东滨州国草生态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自称搞生态农业建设的高新技术发展企业。

 

 

 

 

记者在其描述的以“巨菌草”为核心项目延伸出的多个系列产业未来蓝图构想看到:以草业、菌业、畜牧业、生物能源产业等多元化产业链综合开发为目标,形成以“菌草种植与加工,菌类种植与加工,畜牧业养殖与加工,绿色生态旅游”的生态农业发展示范模式。

 

 

 

 

该公司声称,他们拥有专业的科研团队,经验丰富的销售团队,高效创新的管理团队,本着“求实、创新、高效、发展”的理念,怀揣“打造生态中国,建设美丽家园”的宏伟理想,以建立“低碳生态环保、能源循环利用、规模基地经济”为宗旨,通过发起黄河三角洲菌草生态循环经济工程,把传统单一的农业种植提升到多元化产业经营模式,实现“专业化、标准化、产业化、规模化、集约化”的发展之路,把企业建设成高科技农业产业集团和菌草产业龙头企业,成为全国三农产业中具有深远影响力的现代化农业企业!

 

 

 

记者通过其它方式了解到,举报人声称的“山东滨州国草生态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826日,注册资本11000(),该公司行政区域位于山东省滨州市滨城区,登记机关为“滨州市滨城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所在地址为“山东省滨州市滨城黄河十二路渤海九路广珠大厦4楼”,该公司法人代表为“郑行昭”,股东为郑行昭和刘军生,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为郑行昭,监事为刘军生。

 

 

 

资料显示,201765日,中华网曾以“滨州国草:打造生态农业循环产业链”为题,报道了该公司法人郑行昭参加由中国信息协会、国家发展改革委宏观经济管理编辑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国际品牌战略研究中心与科博会中国信息化融合发展创新推介活动组委会联合举办的“2017中国创新与经济融合发展大会暨创新成果推介活动”,郑行昭作为创新企业代表出席了大会活动,并接受了现场媒体的采访。

 

 

记者很难想象,如此一个“规模的企业”,这样一个“公司的法人”,就巨菌草项目,曾向众多投资人团队郑重许下的“投资分红”承诺,竟然会成为举报人口中“出尔反尔”的人!“这个董事长从去年9月份就开始推诿,一直推到现在仍然没有如何说法,甚至连电话都不接了,出尔反尔!”(源自2018年1月27日举报人的举报信息)

 

谁在诈骗?

 

在举报人提供的一份资料中,记者看到有山东滨州国草生态科技有限公司法人郑行昭签署的“公司郑重承诺书”,上面写道:2017827日始,因公司某种原因分红顺延发放一期。从2017927日恢复正常发放,2017827日至926日前所欠的分红从201710月份陆续补发。特此承诺!落款日期为201797日”。

 

据此可知,从举报人太阳之光”及投资团队成员举报的实际情况看来,该公司法人郑行昭签署的所谓“公司郑重承诺书”不过是毫无实际意义的一纸空文而已。

 

而记者在另一位投资郑行昭公司巨菌草项目的成员提供的“土地种植投资合同”书上看到:投资人投资10万元,与甲方(郑行昭公司)合作10亩土地,进行巨菌草项目的种殖投资,土地位于山东滨州市沾化区冯家镇;合作方式为全程托管式,亦即投资人(乙方)出资后由甲方(郑行昭公司)负责土地的修整、种植、管理及销售等一切事务。而在投资人的投资合作收益中则写道:自合同签署之日起,乙方可享受24期投资120%的分红;投资合作期限为24个月,从2017年8月24日起至2019年8月23止,分24期领取。在条款2中,还特别注明:到期未能达到约定分红回报时,按照所投金额对应土地亩数次年次月产生现金收益的40%继续领取分红,直至达到所投资额度约定分红后返还本金,本合同自动终止。

 

 

 

记者注意到,在该合同书的右上方还附带了一张抬头写有该公司全称的收款收据。很显然,这是给投资人开出的一份自制的普通收款收据。对此,采访中有众多投资人向记者坦言,他们给该公司交款时看到这个收据心中就曾有疑虑过,然而在面对巨大的收益诱惑和颇为唬人的噱头——国家重点扶持的项目时,所有的担忧、怀疑和理智,全部被美丽的泡影和子虚乌有的蓝图冲到九霄云外去了。

 

 

 

在另一份发自该公司市场部的“市场运营方案”中,记者发现,市场部提出的“兑付原则”中特别强调:早期投资客户收益高,收益期长,暂缓发放;中期投资客户体量庞大,资金压力大,暂时等待发放;近期投资客户收益短,优先发放。

 

 

 

这又说明了什么问题?从事金融投资心理学研究多年的刘先生告诉记者,这在金融领域叫“欲擒故纵”的融资法则,也就是说,当投资者在想投资风险系数和收益都为高值的项目时,布局者就会设计出让投资人主动自愿的投资风险系数相对低值而收益更高数值的金融心理暗示法,让投资者在不知不觉中陷入布局者最期待的融资圈套。

 

 

据举报人声称,他们参与投资巨菌草项目建有一个“山东巨菌草”的内部微信交流群,记者看到,在“山东巨菌草(山西群)中”中,显示有125人。据了解,类似该项目投资人内部沟通交流群在全国不少于10个以上,可见其涉及的人群、地域和数量之大之多,尤其是带来的社会负面影响不可估量!

 

记者在举报人提供的一份微信聊天记录的截图中看到:2017年11月6日,一位网民叫“玉儿”的群友在群里就该公司没有如约兑现承诺的行为,做出了直言不讳的质疑——“王总,客户的一封信没有解决大家关心的问题。究竟什么分红兑现,公司应该给予明确答复。不应以税改、十九大为由,现在又说十一月了?......”

 

据了解,这位群友口中的“王总”,是山西大同代理商,他和大家一样也是投资者,所不同的是他投资比其他人都多。之前他给公司打电话郑昭行还接电话,后来他打也不接了。他现在也无能为力,不知如何是好。“他现在还头疼呢!他身边还几个朋友每人都投了好几百万呢!唉!”说起王总,举报人也只能是无可奈何的向记者叹了口气。

 

 

 

 

谁来监管?

 

针对公司法人与投资者签订合同不履行不兑现是否构成诈骗违法?记者采访了北京一家知名律师事务的陈博律师,她告诉记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247号命令《非法金融机构或非法金融业务取缔办法》第4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107条、第112条规定,属于下例情况者已构成诈骗违法:

1、如果对方向社会吸收公众存款,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则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当事人应当向当地公安机关报警,由公安机关追究其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责任。如果对方吸收社会存款,经过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属于签订了合同后违约,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主张合法权利。

2、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3、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在继续履行或采取补救措施后,对方当事人仍有其他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

4、本办法所称非法金融业务活动,是指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擅自从事的下列活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非经依法批准,以任何名义向社会不特定对象进行的非法集资;非法发放贷款、办理结算、票据贴现、资金拆借、信托投资、金融租赁、融资担保、外汇买卖;④中国人民银行认定的其他非法金融业务活动。

陈博律师表示,山东滨州国草生态科技有限公司法人郑行昭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出具凭证,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还本付息的活动和行为,显然是一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而其本人和公司打着“国家重点扶持项目”的幌子,非法向广大不明真相的投资者融资,且不如约履行合同条款,涉及受众面广金额巨大,已构成诈骗违法行为。

 

在举报人提供的信息中,记者从该公司微信公众号“国草生态”的截图看到一篇“国草生态荣膺中国农业品牌创新联盟常务理事单位”的文章,在一张背景为“中国农业品牌创新联盟代表大会”的合影图片上,显示郑行昭及其新联盟的常务理事赫然其中。而当记者尝试打开举报人提供的“请关注中国生态产业市场发展办公室官网www.stfz.org”和“中国生态产业联盟官网www.stfzlm.org”时,却提示“无法显示其网页”。

 

 

 

 

 

 

而记者在随后搜索到的相关报道中,却看到这样的内容:114日,中国农业品牌创新联盟代表会议暨“乡村振兴 品牌强农”专家高层对话在北京举行,供销大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为中国农业品牌创新联盟常务理事单位,旗下海南供销大集供销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郑知求,当选为新一届中国农业品牌创新联盟常务理事。让记者纳闷的是,文中提到的“董事长郑知求”与举报人投诉的骗子公司“山东甘草的法人郑行昭”又有什么关联?因为报道中只字未提“郑行昭及其公司”,却又为何郑行昭也会在合影中?令人记者百思不得其解。

 

 

 

那么,郑行昭及其公司涉及的巨菌草项目”骗局,谁来监管?其造成的社会负面影响,又该由谁来负责?记者就此事涉及到的相关政府职能监管部门,先后电话采访了山东滨州市滨城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山东滨州市沾化区冯家镇镇政府及山东滨州市政府等有关单位及部门负责人,很遗憾的是均未得到有效回复。

 

在实际采访调查中,很多遭遇类似举报人一样被忽悠的受害人告诉记者,行骗者打着“国家重点扶持项目”的幌子和“巨大的高收益回报率”,到处招摇撞骗没有底线的向不明真相的投资人无限扩张融资后没了下文,甚至跑路。让投资人不仅没有得到之前承诺的所谓“丰厚红利”,就连投资的本金也难以要回,可谓是血本无归!

 

“如此巨大金额的金融诈骗,该由谁来负责?谁在监管?谁来为我们承担损失?制造这起忽悠和骗局的真正元凶又是谁?谁能告诉我们?!”记者在采访调查中,面对众多巨菌草项目投资人从内心深处发出的阵阵的质疑和无奈,不由得令人为之震惊!

 

据了解,很多巨菌草项目投资人都是贷款和用信用卡投资的,这无疑让投资人雪上加霜,导致投资人背负巨大的经济压力和家庭负担,还有人为此无奈跳楼,造成令人震惊的社会悲剧,值得每一个投资人,尤其是地方政府相关监管职能部门的深刻反思!

 

责任编辑:陈昕

 

 

作者:白剑云 王义 来源:中国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法制与反腐新闻网(www.lsacnnews.com) © 2019 版权所有 Book Printing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管:华夏法学研究中心 主办: 法制与监察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大成路6号院1号楼
    电话: 010---67332088  传真: 010---88177626 邮编:100041 邮箱:fzyff010@163.com 常年法律顾问:杨权:18113779229,陈正勃 :15600195028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3007229-1号,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200 ,可信网站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