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证件核查·广告投放
 
   
电话:01067332088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案例 >> 维权案例 >> 内容

经济纠纷被作为刑事案件办理

时间:2017/9/10 9:14:22 点击:

  核心提示: 泣血喊冤!!! : 我叫赵志飞,是本案被告人赵勇二儿子。我父亲赵勇因与吕凤琴经济纠纷,被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公安分局以合同诈骗罪为由立案侦查,后...

泣血喊冤!!!

 

恳请社会强力监督

               

我叫赵志飞,是本案被告人赵勇二儿子。我父亲赵勇因与吕凤琴经济纠纷,被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公安分局以合同诈骗罪为由立案侦查,后移送到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察右中旗公安局侦查后,由察右中旗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已被察右中旗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2年,现已提起上诉,要求二审法院判决我父亲赵勇无罪。

但是,这个案件,在整个过程中,从立案侦查到提起公诉,再到一审判决,都充满了人为因素,背后被一只看不见的黑手操纵,本是经济纠纷,我父亲不构成犯罪,却被一审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因担心二审法院顶不住压力仍然判我父亲有罪,故现向各级部门反映该案,恳请社会监督。

案件过程如下:

我父亲叫赵勇,1969年1月25日出生,山西大同人于2011年经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察右中旗商务局招商,来察右中旗投资建设乌兰察布市皓远物流园(位于察右中旗科布尔镇工业园区),并成立乌兰察布市皓远物流有限责任公司具体开发建设该项目。项目建设过程中,2014年4、5月间,因园区项目中的储窖建设之前施工承包人马金海不干了,我父亲赵勇只能再寻其他施工建设人,经张振宇、项永军介绍,呼市的施工承包商吕凤琴带人两次考察工地,并且双方就项目有关情况进行了坦诚的沟通,我父亲赵勇向吕凤琴详细介绍了该项目的有关情况,说明工程之前由马金海代表的一家公司施工,后因资金困难等原因,与马金海进行了工程款结算,马金海已经明确表示不干了,只能再找承包商施工,并说明了公司目前资金出现困难,正在与多方洽谈引资、注资的现状,特别是在第二次洽谈时中,我父亲赵勇强调问吕凤琴是否想好了,吕凤琴说,了解清楚了,想好了,可以承包,于是,在吕凤琴第二次到公司考察的当天,2014年5月12日,我父亲赵勇代表乌兰察布市皓远物流有限责任公司和吕凤琴自称的其代表的山东的一家施工单位签订了承包协议书,约定储窖剩余工程由吕凤琴代表的公司施工,吕凤琴向我父亲赵勇所在的公司交付定金200万元。

合同签订后,吕凤琴从其个人账户向我父亲赵勇账户打款200万元,我父亲赵勇收到该款后,用于皓远物流园建设的资金周转。后由于之前承诺对园区项目注资的投资人的资金未能到位,担心吕凤琴施工后无法及时支付施工承包费,我父亲赵勇向吕凤琴说明情况后,请其暂时先别进场施工,先进行一些预备性工作,吕凤琴理解我父亲赵勇公司当时的实际难处,一边进行施工预备性工作,一边也协助我父亲赵勇引资,为使我父亲赵勇引资方便,先后将其奥迪Q5和奔驰S级豪华车辆借给我父亲赵勇使用。后由于我父亲赵勇的引资未能到位,也由于吕凤琴在呼市的其他工程未能及时支付农民工工资,在被呼市赛罕区公安局关押了一个月后,吕凤琴向我父亲赵勇提出,要求归还向我父亲赵勇支付的200万元定金,我父亲赵勇答应退还,但因当时引资未能到位,手头没有货币资金,只能答应说想办法尽快归还,此后,我父亲赵勇一直奔波在引资的路上,甚而每年到腊月二十九才想到回家过年。

但是,没想到,吕凤琴却在2015年2月10向呼市赛罕区公安局报案,称我父亲赵勇合同诈骗其200万元,赛罕区公安局立案后,经侦查移送到察右中旗公安局,并经公诉,察右中旗法院一审以合同诈骗罪判处我父亲赵勇有期徒刑12年,现我父亲赵勇提起上诉,要求判决无罪。

在案件整个过程中,特别是在侦查过程中,充满了假证言等很多蹊跷的材料和过程:

1、呼和浩特市公安局赛罕分局非法立案:按照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刑事案件的侦查主要由涉嫌犯罪的行为地公安机关侦查或者由犯罪嫌疑人住所地公安机关管辖,本案中,双方之间的过程均发生在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察右中旗,我父亲赵勇是山西省大同市南郊区人,这个案件,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不应由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公安局管辖(吕凤琴住在呼和浩特市),但是,赛罕区公安局却予以立案侦查,明显不符合法律规定。

2、本案中,被害人吕凤琴在公安机关的多次陈述间对关键过程的陈述明显不一致,明显有诬告陷害嫌疑:

不管是吕凤琴在赛罕区公安局的报案材料还是在赛罕区公安局的陈述笔录,还是在办案人涉嫌合同诈骗罪一审的庭审中,吕凤琴的陈述明显与事实不符,其不仅自我陈述前后矛盾,而且其陈述明显与吕凤琴找的几个证人的陈述逻辑混乱,吕凤琴的陈述和她找的几位证人的证言具有明显的为指控而编造的痕迹:

(1)、吕凤琴对过程的关键环节陈述前后不一!既与事实不符,更具有明显的作假痕迹!

吕凤琴于2015年2月10日在赛罕区公安局的陈述称:“2015年初,我通过我的一个朋友张振宇认识了赵勇,赵勇介绍自己是乌兰察布市皓远物流有限责任公司的法人代表,当时赵勇和我说他们公司有一个10万吨储窖工程对外承包,赵勇大致介绍了一下工程概况,我觉得挺合适,就和赵勇表示我想承包这个工程,过了几天到2014年5月12日我和赵勇正式签订了承包协议书,。。。。。。”,吕凤琴的这一陈述,可明确表明,在签定合同前,其与报案人有过两次碰面,这与我在公安机关的多次对过程的陈述相一致,可以互相印证,但是,吕凤琴与2015年8月21日在公安机关的陈述却称:“2014年5月初,我朋友王小红说在察右中旗有个工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去看看。到了5月12日,我王小红、老项(大名不知)、张振宇、汪明五个人来到察右中旗皓远物流10万吨储窖考察了一下,考察完后,我们五人去了赵勇办公室,见到了赵勇,。。。。。。,看着赵勇挺着急,感觉这个工程挺靠谱,当时就与赵勇签订了施工承包协议”,这一陈述却称,在与报案人签订合同前,只与报案人见过一次面,即签合同这次。吕凤琴的两次陈述对双方碰面次数这样关键的环节陈述明显不一致!具有明显的编造痕迹!

(2)、吕凤琴对签订合同前我父亲赵勇对储窖工程之前由马金海施工及与马金海的工程款纠纷事宜对其的告知的陈述既与事实不符,更与其他证人的证言不符:

在签订合同前的两次碰面中我父亲赵勇都将储窖工程之前由马金海施工以及与马金海的工程款纠纷事宜告知了吕凤琴,并且我父亲的供述与双方介绍人之一的张振宇的证言可以互相印证。且张振宇是我父亲和吕凤琴之间承包关系的介绍人之一,其更可能站在中立立场,其陈述更可能接近于事实。

但,吕凤琴于2015年8月21日在公安机关的陈述却称:“。。。。。。。,我们五人去了赵勇办公室,见到了赵勇,赵勇把相关手续给我们看了一下,当时我就问赵勇,你的这个储窖已经挖了槽,是不是之前有施工队在这里干过,赵勇说没有人干过,这是我自己挖的,我问了两次,赵勇都说以前没有人干过。。。。。。”,吕凤琴的该陈述明显与事实不符,且其陈述明显前后不一致:

吕凤琴于2015年2月10在公安机关的陈述称:“2014年8月中旬我去集宁,有一位姓马的搞工程的人给我打电话,说他在2012年年底的时候就和赵勇个工程的承包协议书,还说之前的土方就是他挖的,赵勇一直没给他付款所以一直停工。。。。。。。”,但是,吕凤琴于2015年8月21日在公安机关的陈述却称:“。。。。。。,一直拖到7月底,我和赵勇在集宁吃饭,当时有一个姓马(马金海)的人和赵勇聊天,在聊天中,我听到马金海曾经承包过这个储窖工程,还拖欠马金海900万元的工程款,我就问马金海,储藏窖那个槽是不是你挖的,姓马说就是,。。。。。。。”,第一次说是马金海给其打电话才知,第二次却又称是吃饭时主动问马金海的,其在当庭的陈述中却又称当时吃饭时其并没有与马金海交流,是听到马金海与赵勇商量付钱的事才知,吕凤琴前后陈述均不一致!

(3)、吕凤琴在打给我父亲赵勇200万元工程定金后,又出借给我父亲12万元一事上的陈述明显与事实不符:

吕凤琴于2015年2月10日在公安机关的陈述中称:“期间在2014年7月15日,赵勇说他们公司员工的孩子生病住院,又向我借了12万元。”其在当庭中却称,报案人当时向其借钱的理由是赵勇的朋友生病,其陈述前后不一;而报案人在公安机关和当庭的供述中已明确说明,当时给吕凤琴打电话明确说明是因给别人打贷款利息而向吕凤琴借钱。

(4)、吕凤琴在一审庭审中对带邓斌到中旗皓远物流公司园区看工地一事的陈述既与事实不符,更前后矛盾:

吕凤琴在一审庭审中当庭陈述,其于5月29日或是30日,带着邓斌和另两个技术员到皓远物流公司园区看工地,但是,邓斌于2016年1月5日在公安机关的陈述中称:“大约在2014年5月20日,我帯着两个技术员去察右中旗皓远物流10吨储窖做前其工作。。。。。。”,一则,邓斌的陈述的看工地时间与吕凤琴的陈述明显不一致;二则,邓斌的陈述中也没有提到是吕凤琴带着,或者是有吕凤琴的参与。两人陈述前后不一,吕凤琴陈述明显不真实!。

3、吕凤琴方证人邓斌的证言中陈述的有关情况不仅与事实不符,且前后矛盾,更与吕凤琴的陈述及其他证人证言不符,具有明显的为帮助吕凤琴对赵勇的指控而编造的痕迹,涉嫌伪证罪

邓斌在公安机关陈述在吕凤琴与我父亲赵勇签订承包合同前并未与我父亲赵勇见过面,在吕凤琴与我父亲赵勇签订承包合同后的2014年5月20日,其带领两名工人考察工地时问我父亲赵勇该储窖之前是否承包给他人施工,我父亲赵勇当时回答系自己找人挖的,没有承包给他人。邓斌的这一陈述:

(1) 、邓斌称其是2014年5月20日带着两个技术员到中旗皓远物流园区看工地的,而吕凤琴却陈述是2014年5月29日或30日由其带着邓斌到园区看工地的,两人对看工地时间的陈述明显不一致,且对邓斌到中旗看工地时是否由吕凤琴带着陈述也不一致,邓斌的陈述明显与事实不符!

(2) 邓斌陈述其对吕凤琴与赵勇签合同的详细过程不清楚,其是吕凤琴与赵勇签订合同后,大约在2014年5月20日才带着两个技术员到中旗做前期工作。但是,吕凤琴认可的洽谈合同时在场的赵亮和赵亚飞均称在吕凤琴与我父亲赵勇洽谈合同过程中邓斌也在场。

(3) 我父亲赵勇在此可以明确说明,在吕凤琴与我父亲赵勇洽谈、协商施工承包事宜的两次过程中,邓斌均在场,邓斌在公安机关的陈述完全与事实不符!

(4) 我父亲赵勇在此明确说明,2014年5月20日邓斌并没有与我父亲赵勇见过面,更不存在邓斌所称碰面时问我父亲赵勇而我父亲赵勇回答的相关情形,邓斌完全是在编造有关情节!

4、吕凤琴方证人王小红的证言陈述的有关情况不仅与事实不符,更与吕凤琴的陈述及其他证人证言不符,具有明显的为帮助吕凤琴对赵勇的指控而编造的痕迹,涉嫌伪证罪:

王小红在公安机关陈述吕凤琴与报案人在签订承包合同前只进行过一次碰面,且陈述当时吕凤琴问报案人储窖之前的工程是否承包给他人而报案人当时回答是自己找人挖的,没有承包给他人,王小红的这一证言:

(1) 、吕凤琴于2015年2月10日在公安机关的陈述明确说明吕凤琴与报案人在承包合同签订前就工程承包事宜有过两次碰面、协商,但王小红的证言却称吕凤琴与报案人在合同签订前只有一次碰面,王小红的该证言明显与吕凤琴的陈述不同!

(2) 王小红系吕凤琴单方朋友,王小红的证言中所称的吕凤琴问报案人储窖工程之前是否承包给他人而报案人当时回答系自己找人开挖的证言系其于2015年8月21日与吕凤琴、汪明共同到中旗公安局所作,且其该证言内容与吕凤琴、汪明高度一致,不能排除证言内容系其与吕凤琴、汪明共同协商一致形成。同时,王小红的该证言只与吕凤琴、汪明等吕凤琴一方的陈述相同且高度一致,而并没有当时在场且是赵勇和吕凤琴工程承包介绍人的项永军、张振宇的证言印证!

(3) 、特别是,项永军在公安机关的证言并未陈述在吕凤琴与报案人洽谈合同事宜时有王小红在场。

(4) 、而且,张振宇在公安机关的证言也并未陈述在吕凤琴与赵勇洽谈合同事宜时有王小红在场。

(5) 、吕凤琴当庭认可当时在场的赵亮、赵亚飞均未陈述王小红在吕凤琴与赵勇洽谈承包合同时在场。

(6) 、报案人在公安机关也一直供述与吕凤琴在办公室洽谈合同事宜时并没有一个叫王小红的在场。

(7) 、吕凤琴当庭认可的当时在场的赵亮、赵亚飞均陈述报案人与吕凤琴洽谈合同事宜时邓斌在场,而王小红却陈述当天随吕凤琴到中旗与赵勇洽谈承包事宜的人只有汪明、王小红、张振宇、项永军,并没有邓斌,这与赵亮、赵亚飞的陈述明显不同!

综上,王小红在根本没有参与报案人与吕凤琴工程承包合同过程的情况下,却在公安机关陈述参与了该过程并在陈述中编造有关明显对我父亲赵勇不利的情节,意图帮助吕凤琴对我父亲赵勇的合同诈骗罪指控,其已违反了我国刑法的规定,构成伪证罪!

5、吕凤琴方证人汪明的证言陈述的前后矛盾,与吕凤琴的陈述及其他证人证言不符,具有明显的为帮助吕凤琴对赵勇的指控而编造的痕迹,涉嫌伪证罪

汪明在公安机关陈述吕凤琴与报案人在签订承包合同前只进行过一次碰面,且陈述当时吕凤琴问报案人储窖之前的工程是否承包给他人而报案人当时回答是自己找人挖的,没有承包给他人,汪明的这一证言:

(1)、吕凤琴于2015年2月10日在公安机关的陈述明确说明吕凤琴与报案人在承包合同签订前就工程承包事宜有过两次碰面、协商,但王小红的证言却称吕凤琴与报案人在合同签订前只有一次碰面,王小红的该证言明显与吕凤琴的陈述不同!

(2)、吕凤琴当庭认可的当时在场的赵亚飞陈述报案人与吕凤琴洽谈合同时汪明在场,但汪明却陈述当时在场的赵勇一方还有一人,年纪比汪明大,而赵亚飞当时不过20出头,相貌显著年轻于汪明,可见,汪明的陈述与事实不符!

(3)、汪明出庭作证时称在吕凤琴与赵勇在办公室洽谈合同事宜时其都在场,则其应对吕凤琴与报案人洽谈的整个过程都知悉,但是,在当庭陈述中,汪明只陈述曾在公安机关陈述过的只与本案有直接关系的部分,而对其他部分却称不清楚或记不清,不符合常理,其证言明显具有造作、设计痕迹!

(4)、吕凤琴当庭认可的当时在场的赵亮、赵亚飞均陈述赵勇与吕凤琴洽谈合同事宜时邓斌在场,而汪明却陈述当天随吕凤琴到中旗与赵勇洽谈承包事宜的人只有汪明、王小红、张振宇、项永军,并没有邓斌,这与赵亮、赵亚飞的陈述明显不同,也与报案人的供述不同,明显与事实不符!

(5)、汪明陈述,在吕凤琴与赵勇在办公室洽谈合同事宜时,项永军、张振宇、王小红、汪明均在场,但吕凤琴认可当时在场的赵亮、赵亚飞均未陈述王小红在场,汪明的陈述明显与赵亮、赵亚飞不符,更与报案人陈述不同,明显与事实不符!

(6)、特别是,汪明的证言只与吕凤琴一方的吕凤琴、王小红的陈述高度一致,而并没有当时在场且是赵勇和吕凤琴工程承包介绍人而更可能站在中间立场陈述的项永军、张振宇的证言印证,更与我父亲的供述不同!

就以上吕凤琴的诬告陷害行为和汪明、王小红、邓斌的伪证行为,我已代我父亲向察右中旗公安局报案,要求察中旗公安局依法立案侦查,查明真相,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

6、我父亲是在前一包工队“不干”的情况下才将工程承包给吕凤琴的。

前一包工队负责人马金海在公安机关的证言已经明确表明,当时,马金海代表的工程承包公司已经不干了,我父亲才与吕凤琴洽谈承包事宜的,再者说,不管马金海代表的公司干不干,都没影响与吕凤琴签定的承包合同,在吕凤琴进场进行前期准备工作过程中,并没有受到马金海的实际影响。

7、本是当地政府招商引资政策的“边办证办施工”的做法,被公诉机关以未办“施工许可证”、非法发包为由,作为指控构成犯罪的要件之一!公诉机关的这一指控将察右中旗政府置于背信弃义的地步。

“边施工边办证”是当初察右中旗政府招商引资时答应的政策,并且在2011年该园区工程开工奠基时,当时的旗主要领导全部参加了,即该园区工程2011年即已开始施工,但是工程中的1至5号商铺在2014年才办下施工许可证,且从当时至今,察右中旗的众多招商引资项目都存在边施工边办证的现象,从没有察右中旗住建局等主管部门下过任何行政处罚决定,而且该案争议的储窖工程之前也由马金海代表的一家公司施工,即没有“施工许可证”既是当时政府的政策,也对合同的履行没有影响,但公诉机关对此并不提及,却唯独将这一因素以我父亲赵勇非法发包为由,作为指控要件之一,既与事实不符,更将当地政府置于背信弃义的地步。

8、与我父亲赵勇代表的皓远物流有限责任公司签定工程承包合同是吕凤琴在充分了解有关情况后自行选择的结果,是其自行的商业风险,双方的纠纷本是民事纠纷,但是,公诉机关却要将这一风险由我父亲以刑事责任承担。

在与吕凤琴签定承包合同前,我父亲向吕凤琴介绍了该工程之前由马金海代表的公司施工及与该公司的工程款纠纷,并说明了公司当时的资金困难局面,吕凤琴正是认为在当时的经济大环境下,我父亲在各方的帮助下可以缓解资金困难的前提下才与我父亲签定的承包合同,并且,当时,由于当初答应注资的一家公司的资金未到位,我父亲不得不到处奔波洽谈引资合作,吕凤琴为我父亲引资方便,还将她的奥迪Q5和奔驰S级豪华车辆借给我父亲使用,这都充分可以说明,吕凤琴对当时工程园区的资金困难局面是完全了解并予以理解的,这种情况下,吕凤琴与我父亲签定工程承包合同是自行选择的结果,怎么能由我父亲以刑事责任来承担后果呢?

9、我父亲代表的皓远物流有限责任公司对与吕凤琴签定的工程承包合同的履行也不存在完全不能履行的情况。

一则,该工程现在处于暂时停工状态,我父亲一直在忙于引资合作,如果有他人注资,工程即可重新启动,吕凤琴可继续工程施工;再则,公诉机关提供的一份资产评估报告显示,皓远物流园区现价值8000多万,而公诉机关提供的皓远物流公司的债务总额为6000多万元,既使是与吕凤琴的承包合同中的工程施工内容不再履行,也可以依据双方合同中的定金条款履行,即除返还定金外,再支付定金额的一倍(即通俗所说的拿一还二),即400万元,而皓远物流公司的净资产近2000万元,按合同履行完全没有问题。怎么能说是完全没有履行可能呢?吕凤琴在要求返还定金未能实现的情况下,可通过向人民法院民事起诉并由法院强制履行程序实现,不存在完全不能履行的情况。

尤其是,在2015年时,我父亲在与吕凤琴协商还款事宜时,曾明确提出,实行不不行的话,就用皓远物流公司园区现已接近完工的门面房抵顶,但吕凤琴却予以断然拒绝,可以表明,不是我父亲不还钱,是吕凤琴不收!

综上,我父亲既没有在签定合同时欺骗吕凤琴,吕凤琴对当时的情况也完全了解,且合同也不是完全不能履行,双方的纠纷属于普通民事经济纠纷,侦查和公诉机关却将该纠纷以刑事手段解决,并由一审法院判决我父亲有期徒刑12年,明显不符合法律规定,更是国家机关以刑事手段不当干预商业纠纷的典型案件!

曾经,代表吕凤琴与我父亲交涉的一位姓刘的男子明确威胁我父亲说:“还钱,不还钱就坐牢!”,天下欠债人多的是,难道都要去坐牢?要知道,大部分的欠款纠纷可是普通的民事纠纷呀!是否坐牢得根据具体情况判断,得由国家司法机关依法判决,怎么这位代表吕凤琴的姓刘男子就未卜先知地确定我父亲必坐牢呢?!而且,一审法院怎么也就顺着这位姓刘的男子的指挥而判决我父亲有罪呢?可见,很明显,侦查机关、检察机关和一审法院都在随着背后那只看不见的“黑手”的指挥而随意操弄着国家的法律!视国家的法律为自家随意挥舞的利剑!

也曾经,在2015年我父亲赵勇与吕凤琴协商还钱时,吕凤琴明确说过:“不要钱了,就要让你坐牢”!这霸气的话以一审法院的有罪判决而实践了吕凤琴的“侧漏”!同进也再次验证着这个案件背后那只看不见的“黑手”!

以上材料可以明确说明,吕凤琴为了达到我父亲赵勇“坐牢”的目地,采用编造虚假情况的方式,欺骗国家司法机关,动用刑事手段解决普通经济纠纷,恳请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给以强力监督,给我父亲一个公平,也还商业一个本来面目!

致礼!

                  

 

本案被告人赵勇次子:18234250809   15364826789

                             2017 年    6月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法制与反腐新闻网(www.lsacnnews.com) © 2019 版权所有 Book Printing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管:华夏法学研究中心 主办: 法制与监察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大成路6号院1号楼
    电话: 010---67332088  传真: 010---88177626 邮编:100041 邮箱:fzyff010@163.com 常年法律顾问:杨权:18113779229,陈正勃 :15600195028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3007229-1号,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200 ,可信网站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