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证件核查·广告投放
 
   
电话:01067332088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案例 >> 案例分析 >> 内容

啥情况| 判决书 为何被 迟发 ?

时间:2017/7/19 8:07:19 点击:

  核心提示: 啥情况|“判决书”为何被“迟发”? 从2016年2月起,年已63岁的泸州市民、民营企业家王华珍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到今天,她再一次到法院催发被扣的判决书;王华珍她已经记不得到法院来过多少次了,每次走出...
 

啥情况|“判决书”为何被“迟发”?

从2016年2月起,年已63岁的泸州市民、民营企业家王华珍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到今天,她再一次到法院催发被扣的判决书;王华珍她已经记不得到法院来过多少次了,每次走出法院的大门,心里一阵阵发颤、悲凉和无助几乎吞噬她……

回顾:那是“羊”与“狼”合作

2004年10月左右,闵勇邀约王华珍参与泸州市龙马潭区城北广场综合楼项目(下简称:城北广场综合楼项目)开发。王华珍听完闵勇关于项目的情况介绍后,于2004年11月23日,与闵勇和泸州市鑫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简称:鑫达公司)签订《开发项目内部开发协议》。约定:由王华珍和闵勇具体负责城北广场综合楼项目的开发,并按照约定分享收益。协议签订完毕后,王华珍即开始出资用于项目的开发。

2005年3月14日,王华珍和闵勇签订《联合投资开发协议书》,约定:双方在城北广场综合楼项目开发中共同投资、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双方各投资90万元,各占项目投资的50%;设立项目部,闵勇任项目经理,王华珍任副经理;闵勇派人担任会计,王华珍派人担任出纳。后在闵勇的劝说下,王华珍只派人负责项目的技术工作,没有派人担任项目的出纳,项目的会计和出纳均由闵勇派人负责。

2007年1月16日,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下简称:二人医)、鑫达公司、泸州市第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简称:四建司)和王华珍、闵勇签订《和解协议书》,解除了二人和鑫达公司之间的合作,项目中鑫达公司和四建司享有的权利由王华珍和闵勇享有。直到此时,王华珍才知道闵勇在双方合伙期间,已经私下收购了四川华蜀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简称:华蜀公司)。闵勇于2006年7月14日以华蜀公司的名义和二人签订了《联合开发协议书》,约定由华蜀公司接替鑫达公司负责城北广场综合楼项目开发。由于闵勇收购华蜀公司后,公司的股东只有其夫妻,故华蜀公司与闵勇实为一体,所以王华珍没有与闵勇签订联合开发协议,并继续向华蜀公司缴纳了投资款。

2007年12月,城北广场综合楼项目基本完工并逐步开始交付使用后,双方因为项目结算及收益分配产生纠纷,闵勇采取种种手段进行拖延,并独享项目收益(以华蜀公司名义对项目物业进行转让、出租项目物业收取租金等)。

在多次和闵勇进行协商均无结果的情况下,王华珍于2010年1月向泸州市龙马潭区人民法院提起以闵勇为被告的合伙纠纷诉讼(后该院将案件转至江阳区人民法院审理)。

2010年12月2日,江阳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双方存在合伙关系,并各占项目投入50%的份额。后此案又经历了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抗诉、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审,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将案件发回江阳区人民法院重审。

2015年10月,在江阳区人民法院重审过程中,王华珍发现闵勇及华蜀公司通过虚假诉讼转让城北广场项目综合楼地下三层(负一、二、三层)、地上两层(地上一层、三层)物业的情况,并收集到了有关证据,遂向江阳区人民法院申请中止审理。2016年3月10日,江阳区人民法院裁定合伙纠纷案件中止审理。

2014年7月14日,江阳区人民法院对合伙纠纷案件启动再审程序。

直到此时,王华珍才意识到自己在城北广场综合楼项目物业开发过程中调入了所谓“合作方”设计的一个陷阱。对方利用王华珍的善良,诱骗她参与到城北广场综合楼项目的开发中,并顺利实施了对项目的有效控制,其终极目的是为了完全彻底地吃掉王华珍所有的投资,进而独享项目开发的收益,这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

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王华珍向《法制与反腐新闻网》出示了有关证据(证据来源于华蜀公司的工商档案材料)。这些证据显示,“2005年6月27日,闵勇就担任了华蜀公司的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2005年7月15日,华蜀公司第四次股东会决定:将华蜀公司95%的股权以76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闵勇。参会人员:四川华蜀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华蜀集团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欧俊模、四川华蜀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下简称:华蜀工程公司]代表邱峰”、“2005年7月15日,华蜀集团公司出具收到闵勇支付760万元的打印抄

件”。

王华珍说,“这些证据都是虚假的。在和闵勇合伙开发城北广场综合楼项目的过程中,出资的都是她。泸县人民法院出具的《四川华蜀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系列案件统计表》显示,闵勇是没有能力收购华蜀公司的。可以说,截止目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收购方先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再对公司进行收购的。另外,760万元支付,没有经过华蜀集团公司的账户,而且是现金支付,那就更不可能了。闵勇和欧俊模转让华蜀公司的目的就是为了以华蜀公司为工具,将鑫达公司赶出项目,进而占有项目开发权,最终独霸城北广场综合楼项目”。

王华珍告诉法制与反腐新闻网:“华蜀公司是华蜀集团公司的控股公司。时任华蜀集团公司董事长的欧俊模曾亲口告诉她,‘闵勇收购华蜀公司,只支付了10万元人民币’,所谓出资800万元收购华蜀公司是虚假的”。

王华珍特意强调说,“从参与城北广场综合楼项目起,自己就调入了对方涉及的陷阱。通过一场漫长的诉讼,才明白自己被骗了。”。“其实,在泸州,和自己一样遭遇,被华蜀集团公司欺骗的人还有不少。只不过只有自己站出来,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讨回公道而已”。

历程:一案遭遇坎坷一生

因为龙马潭区人民法院的五份民事调解书,将王华珍和闵勇合伙纠纷案涉及的城北广场综合楼项目物业地下三层、地上两层转让,这部分物业的产权问题如不解决,即使王华珍在合伙纠纷一案中胜诉也毫无价值。经江阳区人民法院核准中止诉讼后,王华珍于2016年2月24日向龙马潭区人民法院提出对该院民事调解书的第三人撤销之诉。

五份民事调解书的有关情况

案  号

当事人

法院受理时间

出具调解书时间

(2010)龙马民初字第548号

刘家兰(原告)、

华蜀公司(被告)

2010.07.12

2010.07.22

(2010)龙马民初字第559号

张光辉(原告)、

华蜀公司(被告)

2010.07.14

2010.08.11

(2010)龙马民初字第667号

欧俊模(原告)、

华蜀公司(被告)

2010.08.05

2010.08.10

(2013)龙马民初字第1755号

泸州弘沁建材经营部(原告)、

华蜀公司(被告)

 

2013.09.11

(2014)龙马民初字第1543号

张光辉(原告)、

华蜀公司(被告)

 

2014.07.01

备注:1、(2010)龙马民初字第667号案件,从受理到出具调解书,扣除周末两天假日,法院实际处理案件时间只有两天。

王华珍说,“城北广场综合楼项目就在龙马潭区范围之内,而且离法院的审判大楼不远。与闵勇的合伙纠纷案就是在该院提起的诉讼。有三份民事调解书都是在2010年7月12日至8月11日期间处理的。特别是涉及欧俊模一案的民事调解书,法院只用了两天的时间,‘效率真的很高’。”“但自从她在龙马潭区人民法院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后,就遭遇到一系列的怪事”。

泸州市龙马潭区城北广场综合楼项目

王华珍反映称:“在龙马潭区人民法院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后,欧俊模找过她,说只要撤销对他的诉讼,他可以帮助她打赢另外几起官司。如果不撤销对他的诉讼,他就要帮助其他人来对付王华珍”。她最终拒绝了欧俊模的要求。

为了顺利解决自己的问题,王华珍多次向龙马潭区人民法院的领导写信,或到法院找院领导,但均无回音。

据当事人王华珍介绍:

2016年2月底,龙马潭区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通知王华珍,“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错误,应当改为申请再审。如果坚持不修改,就退回案件材料”。王华珍被逼无奈,只好按照要求进行了修改。后王华珍依据法律规定据理力争,法院又将申请再审改为第三人撤销之诉。

龙马潭区人民法院原定2016年5月5日、6日开庭审理(2010)龙马民初字第667号、(2013)龙马民初字第1755号两份民事调解书撤销案件。在4月初的时候,闵勇就通过中间人传话给王华珍,“5月5日的庭开不成了”。5月4日,承办法官打电话告诉王华珍,“华蜀公司提起管辖权异议,5月5日的庭开不成了”。王华珍问承办法官,“为何不提前通知?”,承办法官只好说,“你们要来就来吧”。

在5月6日的庭审中,承办法官告诉王华珍,“以前法院决定五起第三人撤销之诉案件都由他审理,现在情况变了。已经开庭的案件由他负责,后面的三起案件由其他法官负责。”

2016年6月1日下午,龙马潭区人民法院就(2010)龙马民初字第667号案件(被告:欧俊模、华蜀公司)作出一审判决,驳回王华珍的起诉。承办法官说,“此案你们双方均可上诉。其余四个案子先放起来,待本案有最终结果再说”;“如果你要告状,你就告院领导,因为这是他们定的,跟我没有关系。”。

王华珍不服龙马潭区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于2016年6月2日向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但龙马潭区法院一审承办法官迟迟不按照法律规定移交案件材料,后在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敦促下才移交了案件卷宗。2016年8月2日,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撤销龙马潭区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指令其对本案进行审理”。

案件回到龙马潭区人民法院,该院迟迟没有组织对案件的审理。王华珍多次反映、催促都没有一点作用。该院先后调整案件审判人员,又以当事人不在、文书不好送达为由拖延案件审判,直至2016年3月3日才完成庭审。

2017年4月12日,龙马潭区人民法院作出了对该院五份民事调解书的判决,但仅向王华珍送达了四份判决书。对于还没有送达的最后一份判决书,承办法官说,“院领导明确要求暂时不发”,“如果王华珍有不同意见,可以找院领导反映”。得知这一消息后,王华珍多次到法院找院领导,想讨一个说法,但一直见不到人,也没有人主动给她一个所谓的“说法”。截止目前,关于(2010)龙马民初字第667号民事调解书的判决书,仍然没有送达王华珍。

    据王华珍反映:针对她王华珍的各种行动却层出不穷。先是有人到龙马潭区人民法院起诉王华珍,追讨欠款,后有人在该院起诉王华珍追讨贷款,龙马潭区人民法院的法官再次展示了惊人的效率,很快冻结王华珍的个人财产,而且超范围、其公司的账户、所有的银行卡、住房均被冻结。王华珍经营的企业和个人的家庭生活都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几乎陷入绝境

被冻结的王华珍的个人财产其中之一

 

王华珍告诉气愤的讲“这些人太可恶了。我一个单身女人,带着一个30多岁的智障女儿,还有一个不到一周岁的小外孙,生活得很不容易。他们这样做,就是想把我逼死。但我就是要争一口气,不能让他们如意”。

现状:生效判决书不发出?

王华珍以前也参与过多次房地产项目的开发工作,但万万没有想到于2004年和闵勇合伙开发泸州市城北广场综合楼项目却为自己招来了灭顶之灾,几乎将自己的家庭和企业置于死地。

对于涉及的诉讼案件,以及自己的合法收益何时能够得到法律的保护,王华珍显得有些无奈,她说:“泸州市长期以来已经形成一个团伙,他们内外勾结,利用司法公权力牟取私利,为所欲为。如果这些人不受到打击,是不会收手的。我的问题很简单,就看有没有人管,有没有人真管。否则就只能寄希望于有些人是否还有良心,自己的运气好坏了”。

让王华珍实在想不通的是,“推行依法治国那么多年,都在讲依法办事,又在大力推进司法改革,泸州市又在创建文明城市,自己怎么能够遭遇到这么多不公平的事?现在都在讲执政为民,为什么多次向有关部门、领导反映,问题就得不到解决?” 。“有的人怎么就有那么大的能量,能够让法院领导把判决书扣住不发呢?”。

截止今日,龙马潭区人民法院关于关于(2010)龙马民初字第667号民事调解书的判决书仍然被扣在法院,没有送达给王华珍。

法律什么时候能了当事人王华珍那份期待?!

对于此事,本网将继续关注。

                 

作者:不详 来源:本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法制与反腐新闻网(www.lsacnnews.com) © 2019 版权所有 Book Printing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管:华夏法学研究中心 主办: 法制与监察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大成路6号院1号楼
    电话: 010---67332088  传真: 010---88177626 邮编:100041 邮箱:fzyff010@163.com 常年法律顾问:杨权:18113779229,陈正勃 :15600195028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3007229-1号,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200 ,可信网站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