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证件核查·广告投放
 
   
电话:01067332088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舆论监督 >> 内容

民办养老院创办人遭刑诉

时间:2017/7/6 7:32:39 点击:

  核心提示: 民办养老院创办人遭刑诉 假组织“灵法”毒霸一方? 四川仪陇县净城安乐养老院,是唐克碧募捐创办的民办个体养老院。作为养老院的法定代表人唐克碧被一个养老院员工、“灵法”组织的骨干,以“涉嫌挪用资金”...

民办养老院创办人遭刑诉

假组织“灵法”独霸一方

 

四川仪陇县净城安乐养老院,是唐克碧募捐创办的民办个体养老院。作为养老院的法定代表人唐克碧被一个养老院员工、“灵法”组织的骨干,以“涉嫌挪用资金”控告,成为一起刑事案件的被告。

前情回放:善心行善事  倍受乡民尊评

被告老者唐克碧,土生土长的仪陇人,是从仪陇走出去的干部,曾经担任过四川省委副书记,当选过党的十届十一届中央候补委员,四届全国人大代表、常委、五届人大代表、主席团成员,2002年从中华全国总工会女职部部长的位置上退休。退休后,唐克碧回到了生她养她的故乡仪陇,为回报家乡和父老乡亲,她希望能够为家乡人民做点好事。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她发现从仪陇县到赛金镇、从赛金镇到南部县三清乡袁坝村的乡村公路路况很差,下雨天根本行走很难,几个村的小孩到赛金镇小学读书,凌晨3-4点就要起床,步行几个小时才能赶到学校上学。老年人雨天根本无法出行。有的生病的村民,就是因为路况不好,耽误了抢救时机。这条路虽然只有8.6公里,但确是一条希望之路、生命之路。唐克碧怀着满腔的热情投入到道路的修建工作中,她不顾自己年龄大、身体不好,多方奔走,四处游说,亲自在施工现场把关监督,确保公路在200610月通车,为当地村民解决了一个多年来期盼解决的难题。

仪陇县交通局证实,唐克碧修这8.6公里的乡村路,没有向交通局要过一分钱,全是她自己筹集的,她为当地老百姓做了一件好事。

在修路的同时,唐克碧还了解到仪陇县没有一所像样的养老院,老年人老有所养的问题还是一个难题,于是便决定在这条路的中心点修个养老院,解决临近几个村贫困孤独老年人的养老问题。唐克碧的善举得到了仪陇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仪陇县政府批准同意了该养老院的修建工作(仪陇县的仪府函(20042号文件)。经过两年筹备、两年建设,仪陇县净城安乐养老院终于在20061019日完成施工建设。

庭审现场:主体资格遭质疑  “灵法”毒瘤浮水面

2017年5月25日,四川省仪陇县法院,公开审理唐克碧涉嫌挪用资金的刑事案件现场。本网人员在旁听席上旁听。

庭审一开始,被告方(唐克碧)辩护人就针对作为案件受害人(控告方)仪陇县净城安乐养老院的出庭代理人王安琴及代理律师的身份问题提出了质疑。理由是:一、净城安乐养老院是案件被告唐克碧个人创办的民营个体性质养老院,公章也是唐克碧掌控。在唐克碧没有同意的情况下,授权手续如何出具?二、王安琴及代理律师出具的授权委托书的公章,系王安琴私刻,净城安乐养老院真实合法法定代表人是唐克碧,不是授权委托书上的林源方。故此王安琴及代理律师不具有出庭参加庭审的主体资格。受害(控告)人王安琴辩称:净城安乐养老院的法定代表人是仪陇县委主要领导和组织部长召开会议,研究决定净城安乐养老院的法定代表人由唐克碧变更为林源方的,完全是合法的。受害(控告)方王安琴的说法遭到被告(唐克碧)方辩护律师的强烈质疑,并指出此前王安琴在涉及与唐克碧的行政、民事诉讼案件中已有过私刻公章、伪造证据的问题。

唇枪舌战,庭审辩论尤其激烈......后在法庭的组织下,庭审得以继续进行。

随着庭审的进行,一个叫“灵法”的组织逐步浮出水面,其利用非法活动骗取钱财、霸占养老院的恶性逐渐暴露于阳光之下,该组织在案件演变过程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这个“灵法”组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到底干了什么违法的活动?

追踪纪实:民办个体养老院  为何被“灵法”纠缠?

仪陇县,位于四川省南充市,是一块红色的土地,历史上曾属于川陕革命根据地范围,是开国元帅朱德、革命烈士张思德的故乡。这里的人从小受到红色革命故事、红色革命精神的熏陶和影响,骨子来都有一股不服输、敢拼搏的倔劲、闯劲,不少人纷纷走出大山去探索外面的世界,去追寻人生的梦想,因此仪陇又有“劳动输出县”的别称。

在仪陇县民政局证实:唐克碧办的养老院是仪陇县人民政府同意批准,在仪陇县赛金镇建设的一所民办福利院,其性质属于民办的,非公有、非集体所有、非民政系统的,一个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养老院。

被告(唐克碧)律师认为:法定代表人的变更,必须经过唐克碧同意,截止目前还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行政法规规定过同类单位法定代表人变更需要经过地方党委、政府同意,因此地方党委、政府无权对此类变更作出任何决定。在依法治国的时代背景下,地方党委、政府的领导是不可能插手此类事务的,而且养老院的法定代表人仍然是唐克碧。

被告(唐克碧)哭诉道,“在养老院旁边有个农户叫高玉喜,他是当地有名的社会闲散人员。他的老婆唐珍明是当地俗称的“私娘子”,(意:巫婆)。唐珍明的母亲,曾经劳改了九年时间,唐珍明说她九岁的时候,她妈就把她先后卖了三处人家。唐珍明也像她妈那样,以私娘子(巫婆)装神弄鬼的把戏骗取别人的财、物。她到处说是王母娘娘、玉皇大帝的女儿,后来又升级如来佛祖的女儿,、世音菩萨的妹妹等等,以此达到骗取钱财的目的。”

 

唐珍明家只有两个农业户口,却修了占地1200多平方的房屋

 

据被告唐克碧介绍:“四川省委机要局有一个叫王安琴的退休干部,知道唐克碧到仪陇办养老院的的消息后,主动打电话要求到仪陇县养老院工作。考虑到王安琴是省直机关的干部,就同意她到养老院工作,担任养老院的出纳。后来才知道,王安琴退休后,于2002年就跟着四川大邑县一个叫义云高的男人到深圳住了几年,该男子干的是和李洪志一样事,后义云高偷渡外逃到美国去了。深圳警方在义云高两处住处搜出不少的枪支弹药、假的身份证、出国护照,还有不少私刻的各类公章。巫婆唐珍明看到王安琴是养老院管钱的出纳,就对她进行洗脑。唐珍明知道王安琴的处境很危险后,便宣称她是王母的女儿,后来又说是如来佛祖的女儿,她和观世音菩萨是姐妹,叫王安琴求王母、观世音、如来佛祖保佑,要诚心地求。唐珍明要王安琴把自己做过的坏事全部写下来,再烧到天上去,才能得到保佑。王安琴便一五一十写了自己过去睡过多少个男人以及所有做过的所有坏事。唐珍明抓住王安琴的把柄,对王安琴说:要紧跟我走,我帮你消业,你现在态度好,观世音任命你为养老院的出纳,要好好为我做事,当好我的私人秘书。王安琴十分激动,说在共产党里一辈子未得到重用,得到王母娘娘的重用一定好好干。王安琴和巫婆唐珍明合起来霸占她创办的养老院,要把养老院作为巫婆唐珍明行巫道的场所。2011年决定把养老院交给县民政局去养五保老人,王安琴不同意,说死也要死在养老院。王安琴还私刻了养老院的公章,企图霸占养老院及财产”。

 

唐克碧建设的净城安乐养老院一片废墟

2017526日下午,仪陇县赛金镇民主村七社一位姓蒋的中年男子直言不畏的证实,“唐珍明一生都是靠骗人为生,干些见不得人的事,伙同王安琴等人霸占养老院,她这个人周围都知道她是干啥的,把周围的人都得罪完了。”

当地一位姓高的男子也证实,“唐珍明和王安琴为了整唐克碧的钱不择手段,没事就到所谓的灵法宝殿里求神拜佛,唐珍明夫妻在当地臭名远扬,经常欺负弱势群众,但我不怕她,她现在修的房子的地一半多都是别人的,她是把别人赶跑的,现在又想霸占唐克碧的养老院,我们当地的群众决不会让她得逞。”。

“受害”人王安琴等人为什么要这样做?被告唐克碧说,“王安琴等人认为养老院是巫婆唐珍明求王母娘娘的神力修起来的,是王母送给她女儿巫婆唐珍明的。巫婆唐珍明说,只要王安琴等人把养老院的钱拿到手,把唐克碧整死,就是功德无量,就是她们上到西方极乐世界的路费。王安琴等人利用出纳、会计之便,贪了养老院善款170多万元。我向仪陇县公安局报了无数次的案,她们不理睬,我只有要守住现有的善款不能落在她们乱吃乱拿之人的手中。我把资金取出是为了安全、保管,我才能守得住。我转出资金的行为不是挪用,是保管并合理用在善事上。唐克碧向公安机关提交的举报材料,举报王安琴涉嫌侵占、利用养老院名义为唐珍明灵法组织募捐、将养老院资金转入灵法组织等犯罪行为,并提供了相应的证据,但公安机关最终做出不符合立案条件、不予立案的决定。对于王安琴的举报,公安机关却当即立案。同一件事,同样的情况,同样进行举报,同一个公安机关,不知为何做出如此不同的处理?唐克碧对此感到十分的疑惑。

警钟:给法制一片净土  还民生一方晴空

关于唐克涉嫌挪用养老院资金的案件,当地群众已是闹腾得沸沸扬扬,纷纷指责唐珍明、王安琴一伙人污陷唐克碧。真实的事实是:唐珍明通过“灵法”控制了王安琴,在王安琴一手操纵下,为巫婆唐珍明修了一栋高级的私人住宅,号称灵法宝殿,严重违背国家土地管理法等有关法律的规定。唐珍明家虽然只有两个农业户口,却修了占地1200多平方的房子,超了那么多土地面积,人们告到省国土厅,后来却不了了之。

有关法律人士很是震惊!一个在四川省委机关工作多年、受党教育多年的干部,为什么会听命于一个长期在偏远山区行骗的巫婆?为了消业,竟然敢藐视法律,作出一系列令人不齿的行为?为什么一个巫婆可以在当地坐大,唐克碧多次向当地公安机关举报,竟无人受理,也没有人作出相应的处理?“灵法”,这个红色土地上的毒瘤,什么时候才能被切除?!

对于此事,本网将继续关注

来源:法制与反腐新闻网图文/一文责任编辑/彭友

 

作者:不详 来源:本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法制与反腐新闻网(www.lsacnnews.com) © 2019 版权所有 Book Printing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管:华夏法学研究中心 主办: 法制与监察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大成路6号院1号楼
    电话: 010---67332088  传真: 010---88177626 邮编:100041 邮箱:fzyff010@163.com 常年法律顾问:杨权:18113779229,陈正勃 :15600195028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3007229-1号,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200 ,可信网站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