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证件核查·广告投放
 
   
电话:01067332088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舆论监督 >> 内容

巴中苏山村桃花节日游现群殴武戏

时间:2017/5/3 8:56:36 点击:

  核心提示: 巴中苏山村“桃花节日游”现群殴武戏 背后矛盾硬伤谁? (本网新媒体四川讯)不久前的3月26日,四川巴中城郊苏山村桃花园,竞艳的桃花引来众多的游客。可是,公然在众多游客瞩目之下发生一起打架事件,一个...

(本网新媒体四川讯)不久前的3月26日,四川巴中城郊苏山村桃花园,竞艳的桃花引来众多的游客。可是,公然在众多游客瞩目之下发生一起打架事件,一个园区女性工作人员被另外几个女性按在地上厮打,场面混乱激烈。据悉当天有几千上万人游客,影响十分大。参与打架的人员是当地一些村民桃花园的工作人员制造的冲突,村民一方一个男子也被打伤,血流满面。

黄金游日品牌旅游休闲区的全武行

    苏山村桃花园,因为离巴中城近交通方便,园子大桃树多品种多,加之三月赏桃花的习俗,这里一直以来是小有名气的金牌旅游休闲区。每年一到桃花盛开的季节,城里数不清的人涌向这里赏春。可以说几乎每个巴城人的朋友圈里,都晒有自己在这里和繁盛桃花的合影。

    
事发这一天,正好是周末,所以到园游玩的人特别多。据桃花园开发商弘昌农业公司的员工介绍,当天估计有上万人,交通堵塞,人山人海。因为前期该公司开发投入巨大,在判断客源的稳定性和旅游的需求性后,该公司决定在这一天设置门禁收费,定一人一票10元票价。在26日中午,宏昌农业有限公司的员工吴能华正在检票口售票,突然来了几个苏山村八社的村民,说是不准卖票经营,要公司方先把老百姓的土地流转费给了再说。园区工作人员觉得,土地流转费的事应该找公司管理层去处理,不应该在经营现场进行阻挠,是两码事。况且收费的桃花园所租赁的土地,不是八社所有,是该村二三社的亦无争执。随后双方口角,演化为肢体冲突。

    
据苏山村王书记介绍,双方是同村人,在言语中因为辈分权威带来的言语挑战,最终引发厮打。吴能华介绍,当时他们闹起来了,看着双方动作幅度比较大,自己怕伤了一个游客带的小朋友,俯身去保护小孩,就被一个叫王某莲的村妇和她家人按到在地骑着打,两个人打自己一个,致使自己多处软组织受伤,脸上也流血了,头晕好几天。

   
“当时幸亏自己的同事赶到,把我拉了起来,我晕晕的在地上坐了很久,才缓过来。”吴能华说。冲突现场一片混乱,村民一方的王某军,也被公司的员工张某阳打了一拳,上眼睑流血不止。据弘昌公司现场员工吴某等人证实,甚至有村民自行去收抢游客手里的门票钱。事发现场陷入极度混乱,双方都称对方请的“黑社会”打手闹事,甚至出现游客被误解是参与方,而产生肢体冲突。吴能华反应,该村八社社长王某春一直在场,不但没有履行干部的协调疏导职责,还说让人回去喊帮手来。事发后多人报警,辖区公安部门迅速调集警力,因为当天人实在太多,车子寸步难行开不进来,最后特警不得不抄小路跑步前进,赶到后控制了现场,带走双方动手的人员,召集村社干部一起维持现场秩序,化解了这一场突发危机。据了解,事后分别给予双方动手者罚款拘留处理。

  
事件起因是土地流转费的给付问题,争执由来已久

    这次万众瞩目之下的打架斗殴事件,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也损害了当地的形象和声誉,事发后本地多个微信和QQ群流传事发当天的视频和照片,非议四起。苏山村八社村民和宏昌农业公司双方都直呼冤屈,都认为自己是受害者。4月24日笔者采访了该村王书记,王书记介绍,事情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主要原因是弘昌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三年未给八社村民支付土地流转费,而拒不支付的原因,一是流转的土地的亩数存在争议,二是出在价格的问题上,三是在先给钱后种植还是先种植后给钱的问题上各执一词。

   “我们支持招商和回乡创业,也愿意为开发商提供便利和协调,我们村委会每年都要主持三四次调解,但谁都不让步。这是上届村委班子遗留的问题,合作模式和现在现实情况不太一样了,老百姓说不给钱要收回土地。我希望得到上级政府和公众的支持解决这个老大难问题,他们分歧太大。”王书记介绍,弘昌农业公司和苏山村其他社签订的是统一大合同,钱按时给了的,但和八社的村民是分散单家单户签的合同,就出现了问题。

宏昌农业公司负责人:绝不存在不想给土地流转费的事

      开发商弘昌农业有限公司的负责人李某介绍:自己老公是苏山村的人,应政府有关部门号召回乡创业而投资开发的,在前期当地一片荒凉毫无人气时候,不求回报,投巨资修公路,在签订土地流转合同后,头几年都是一直投钱没有丝毫回报,也想着是为了建设家乡的初衷不计得失。但后来签订土地流转合同后,其他社都没有出现状况,八社许多村民却不经公司同意,擅自截留土地种菜种花,甚至有人大面积圈地修建别墅,致使原来的面积(200多亩)和实际不符,估计现在只有100多亩了,公司方要求重新丈量土地按实际面积给钱,但村民却坚持要按合同约定的亩数给。李某说,村里人私自圈占土地的现象十分严重。“有一户张某贤的人,修建了大面积的别墅楼,还打一口鱼塘,占地不少。就是这土地我没有承包这地,按政策和法律,张某贤也不可能合法的修建这样大的私人住宅,可是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得不到解决。”

   
“我们以前平整土地,买苗木栽植,花费好几百万元,可是栽好了后,八社的村民却给我们拔了,不让我们搞,导致损失巨大,后来就不敢栽了,土地一直撂荒。所以我们要求必须要先种植,后给钱,我们再也不敢贸然上项目。”弘昌农业公司负责人说。

   
李某介绍:八社社长王某春暗中带头闹事,挑动村民情绪,不按合同办事。“他要求按人头来发钱,见人1500元一年,好多人都并不是村里的。”四.八社干部和村民:希望问题得到解决,长期拖着不是办法。

在苏山别苑,笔者见到了八社社长王某春和几个涉事村民。一老者情绪激动:“我就想问问,革命先烈打下的江山,给老百姓分了土地,现在咋没有地了?”社长王某春介绍,弘昌农业公司是和上届班子签订的合同,自己上任时,履行了义务。但开发商明显不厚道,自己是社员代表,一定程度上得倾听民声。问题集中在以下四个方面:

1.开发商要求核实土地真实亩数,村民不同意。因为原先是开发商自愿让村民占一些地当菜园子,现在又要以此为借口重新丈量土地。

2.要求先种植葡萄等作物然后给钱是行不通的,必须要先拿到钱才能让他们种植。

3.开发商要求把钱打到村民的“一卡通”上这是不行的,一是村民会不知道具体打的是多少,二是户口和“一卡通”存在关联,实际人头和这个对不上。

4.开发商要求村民把撂荒的这些(未付费的)土地上的付着物清理了是不行的,因为责任不在村民方。

    
王社长介绍,争议以来,主持了不下六次的谈判,还形成了文本,但最终因为分歧未得到执行。村民张某梅等说,开发商要退土地也可以,一是要把这几年的流转费给了,二是土地给推平了撂荒了,必须要恢复原状。当事双方多人证实,其实在这次桃花节群殴事件发生以前,双方曾经多次发生冲突,只是规模和影响没有这么大。一次招商引资,引发诸多重重矛盾,开发出来的旅游牌品这样尴尬,回乡创业带着硬伤,村民失地也没拿到钱,土地撂荒每天都是损失。

    双方都喊冤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可以想象,如果问题长期僵持下去得不到解决,下一个桃花节,下下一个桃花节,可能继续上演万人注视下的全武行,地方的形象核实和声誉继续被损害。

作者:不详 来源:本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法制与反腐新闻网(www.lsacnnews.com) © 2019 版权所有 Book Printing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管:华夏法学研究中心 主办: 法制与监察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大成路6号院1号楼
    电话: 010---67332088  传真: 010---88177626 邮编:100041 邮箱:fzyff010@163.com 常年法律顾问:杨权:18113779229,陈正勃 :15600195028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3007229-1号,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200 ,可信网站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