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证件核查·广告投放
 
   
电话:01067332088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书画 >> 名家书画 >> 内容

何不借风雷,一壮天地颜

时间:2017/3/22 6:33:11 点击:

  核心提示: (本网新媒体:师宽 王旭东 崔立新 杨权)人生来多姿多彩,难于一律地按照某种理论制造艺术品。《荀子·乐论》云:“不全不粹,不足以为美。”看来,这位荀子要求实在是太高了。现实中更多的正是不全不粹的美。...

(本网新媒体:师宽   王旭东   崔立新    杨权)人生来多姿多彩,难于一律地按照某种理论制造艺术品。《荀子·乐论》云:“不全不粹,不足以为美。”看来,这位荀子要求实在是太高了。现实中更多的正是不全不粹的美。朱端朝《浣溪沙》词云:“梅正开时雪正狂,两股幽韵孰优长?且宜持酒细端详,梅比雪花多一出,雪如梅蕊少些香,天公非是不思量。”

书法之美,有似于此。正如张怀瓘所说:“盖一味之嗜,五性不同,殊音之发,契物斯失。方类相袭,且或如彼,况书之藏否,性之爱恶,能无偏乎!”

书法家高沅正是一位个性淋漓地书家。他那张扬地个性用在书法上到也恰如其分。一个书家一定要有自己的个性,才能在书法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但前提是必须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下大功夫,大力气。书法传承了几千年,前人们的经验已经够我们得以化用的了,在继承的同时,我们可以找到自己的书法载体,这里面的修养,学识以及对人生的态度都将会显现出来。一个书家,不单单只会写字,写字只是一种形,而书法中的内涵却不仅仅表现在表层上,它需要向下面去挖,挖开一层还要继续去挖,去增长知识和学养。如果仅仅停留在表层的话,那也只能是个书匠,很难再前进了。

书法家高沅首先是位诗人、作家。他有一首著名的诗歌叫《致乳房》,引起了人们的热议,写的极为精彩,写出了人人都是含着母亲的乳汁长大成人的。这显示出了高沅先生的率真和质朴。一般人不敢写,害怕被掼上色情的帽子。但高沅先生就写了,而且写得是那么的酣畅淋漓。书法家要有诗人的气质,要有诗人的胆魄,书法写出来,气韵就不一样了。书法家一定是个诗人,如果没有了诗人的修养和气魄,书法的味道就不会那么醇厚了。自古皆然。难道不是吗。

上过北师大的研究生,做过报社的总编,当过宣传部的部长,再加上他勤敏好学的态度,一旦融入了书法的阵营,真就如虎添翼了。有的人写了一辈子,写不出来,有的人迈进这个门槛并不长,却能长袖起舞。可书法却不是一日之功,有的人迈进门槛不长,但门外的功夫却下的太长了,十几年,几十年的,在门外积蓄着学养。书在功夫外。你把自己的学识修养提升了,再回过头来融入的话,高低一见分晓。并不见得天天在那里只知道瞎写。当然功夫是要练的,没有几把刷子,就算是功夫外的功课做得再好,也是枉然。

看高沅先生写书也是一种惬意,有的人写书不事张扬,但高先生写书,却是那张扬地人,明显地告诉你,我要写书了。他把自己的精神和兴奋提到空间里来,让自己有了饱满地热情,才下笔,而且有种不管不顾地感觉,刹那间融入书法中。这是一种劲道。书法要有情势才有了活力,有了活力书法也就活了。书法不能死板,一旦死板了,书法的魅力也就没有了。当然是仁者见仁的话了。但高先生正是有了一种活力,他的书法才有了出奇的意境,才有了诗人笔下的书法恣肆狂野的劲头。这是一种度量,也是一种态度,对待书法的态度。

书法如人,人如书法,书法和人一定是融入在一起了,这才有了一看书法,就知道是谁写的,这个不容易,是需要一辈子的苦功夫才方能做到的。写书法也是一种对待人生的态度。若果一个人的经历平淡无奇的话,毫无疑问书法也应该是平淡无奇的,当然这不是绝对的,董其昌就应是经历不算那么坎坷的书法大家了。事物总分两面性,在对待书法方面,从古至今的书法大家,基本上都是经历过坎坷和挫折的,是在那种逆境中,进取而成长的。有的人一辈子穷困潦倒,但给后人留下了极其宝贵的精神食粮,让一代代后人为之折服。这是何等的高杰啊,何等的风尚啊。

一甲子的时间已经让高沅先生领悟了太多太多。有的人这个时候已经是含饴弄孙,无所事事了,但此时的高先生正是事业突飞之时。他在真草隶篆方面无不涉及,但主要还是行草为主,兼及其他诸书。涉猎不可谓不广。对古至今的书法理论也颇有研究。这样书法和理论相合统一,融会贯通,相得益彰了。书法的功力可就见真招了,显示出他的博学多能来了。苦难就是一本好书,读懂了,就会把苦难当做一种前行的动力,时刻着向前行,不能停步。一旦停步了,再想把事做成,那可就难上加难了。

高沅先生把书法做为他向前推进的法宝,还真就暗合了他本身的诗人气质。今天的书法已经完全失去了实用性了,而成了地地道道地欣赏性了。酒后高先生的书法可谓更加高筹了许多。这在历代书法大家中多有显现。有了诗人的气质,再加上那酒劲一上,再纵笔书写,过后,再想写出一幅同样的书法,都有了很大的难度。张旭嗜酒,“每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笔,或以头濡墨中而书,既醒,自视为神,不可复得也”。大诗人杜甫赞美他:“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

怀素和尚,人称“醉僧”、“醉素”。他酒酣兴发时就在庙里的墙壁上、自己的衣裳上、器皿上大写草书。他的诗人朋友窦冀有一首写他:“枕糟籍麴犹伴醉,忽然大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另一位诗人朋友许瑶有诗赞他:“志在新奇无定则,古瘦漓纚半无墨。醉来信手两三行,醒后却书书不得。”由此看来,酒后的书法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妙得。那么高先生今后是否也入草书之法了?不好说不好说。

   刚刚高沅老师为朋友写的佛字,为广大信奉佛教的朋友们,提供一批能够寄托精神世界的书法作品,这种佛字可以摆放在家里,客厅,佛堂。醒目,典雅,静穆,也是一幅艺术作品。很美,让人感动,不愿离去。

( 高沅老师的联系方式,18631627478,微信号13269318915)

 

作者:不详 来源:法制与反腐新闻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法制与反腐新闻网(www.lsacnnews.com) © 2019 版权所有 Book Printing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管:华夏法学研究中心 主办: 法制与监察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大成路6号院1号楼
    电话: 010---67332088  传真: 010---88177626 邮编:100041 邮箱:fzyff010@163.com 常年法律顾问:杨权:18113779229,陈正勃 :15600195028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3007229-1号,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200 ,可信网站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