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证件核查·广告投放
 
   
电话:01067332088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案例 >> 维权案例 >> 内容

出租车更新成了襄城县运管部门的敛财温床

时间:2016/3/4 14:18:17 点击:

  核心提示:出租车更新成了襄城县运管部门的敛财温床 近日,记者连续接到举报:“霸气、匪气十足的襄城县运管所所长马某,在2015年3月份,襄城县出租车更新过程中不正确履行职责,独断专行、弄虚做假、以次充好、高价强卖...

                    出租车更新成了襄城县运管部门的敛财温床        
       
近日,记者连续接到举报:“霸气、匪气十足的襄城县运管所所长马某,在2015年3月份,襄城县出租车更新过程中不正确履行职责,独断专行、弄虚做假、以次充好、高价强卖、从中牟取暴利。其行为,制造了基层社会不稳定,是引起群众上访、投诉的导火索”。
       
接到举报后,本报遂于2016年2月29日特派记者前赴该地调查采访,以向广大读者揭示出事实真相。
       
在该地采访时,出租车维权代表杨志强告诉记者:“2015年
襄城县出租车更新过程中,运管所所长独断专行,弄虚作假,以次充好,高价强卖而引起全县出租车停运抗议!
       
停运7个月之久,最终在县政府的协调下,依法依规作出公正裁决,最终将个别领导推行的"行规"给推翻 使旷日持久的停运抗议事件尘埃落地。
       
在出租车司机维权过程中,运管所长阳奉阴违,强力阻挠,极力压制出租车车主维权,打击报复维权代表 长达6个月不给代表办理上牌入户手续
,试问:为什么不给代表上牌入户?
代表有什么错?你们有啥权利不给代表办理手续?营运车辆没手续,导致无法营运,造成重大经营损失,由谁来买单?这显然是“权大于法”。在出租车维权过程中
,运管所长马某不讲理、不讲法、不讲国家行业规定、置国家法律、法规、政策于不顾,强权极力推行“行规”。运管所作为出租车公司的直接主管监督部门,本应该依法依规、公平公正维护出租车公司和广大出租车司机的合法利益,马某所长说:“开公司就是为了挣钱,公司是私人的,政府也没办法”等等,其说法显然是在袒护公司,压制司机,有失公平

       
其次是“弄虚作假”;运管所所长马某强权采购的吉利帝豪车,实际是2012年生产的吉利美日发动机,年久滞销、配件难求。裸车价是5.5万元,给司机说是7.98万元,最终车主拿到车子的价格竟然高达11万元,其中出租车加强价就占1.6万元。这不是在欺上瞒下、在谋取不正当利益吗?试问:出租车哪里还有加强价格,完全是在巧立名目骗取钱财

        
三、运管所所长马某“霸王作风”十足,出租车维权代表是应有关部门要求选举产生的,在与运管所所长马某接触的过程中,他根本不把我们当作代表看待
,强权压制,要求按照他的意思和意图去办,稍有疑义就大发雷霆!试问马所长:你尊重过他人的意见吗? 你知道代表的权利和义务吗?
你知道代表的神圣尊严吗?
        
四、“打击报复”。出租车维权代表在整个停运过程中艰辛协调、辛勤工作,付出了大量心血和汗水,最终遭遇卸磨杀驴、打击报复的结果,我们依靠出租车养家糊口,几个月来我们无法营运、怎能生活?岂不是要置我们于死地吗?
       
五、“匪气十足”。出租车公司长期不给我们办理手续,维权代表到运管所讨要说法时,马所长不让代表进他的办公室,让我们“滚出去”。并且用拳头猛击代表头部和胸部,试问:你还是国家公务员吗?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所长不但出手打人,而且还张口咬人 !把维权代表手指咬伤,鲜血直流。
       
出租车另一名维权代表王占旗在接受采访时说:“2015年9月中旬至2016年1月18日,从运管所长马某和出租车公司经理们一些谈话中,便可感悟出究竟是谁做主不给我们代表上牌入户?运管所和出租车公司存在严重的官商勾结。
       
通达公司吕站旗给我们说:“你没得罪公司,你得罪了上边的人,你去把圈转圆了,我就给你办理手续”。
       
运管所长马某说:“你们入户我不当家,入不入户是公司的事,我不便干涉公司的管理,你们还是到公司吧”。
        
交通局王某说:“我给广辉说过了,你们去见见他”。
交通局长王某说:“我给国强说说,你们还得去公司”。
       
一个多月我们就是这样被踢来踢去,职能部门领导的答复竟然是相当的一致,都是让我们去找公司,你们明明知道公司不给我们办理,可为什么不说让当事方都喊到一起问个究竟呢?
        
10月底,马某所长说:“停运7个月,一个月不给你们入户可急了?”。他还说:“以后不允许再找领导,如果再给何书记发信息就永远不给你上户”。行,不管咋说只要给我们入户我们就遵照执行,可是,两个月又过去了还是照旧不入。
      
马某曾经放风说:“这俩代表的户我就是不给他们入"。
       于是,我们于2015年12月25日到襄城县信访局诉求立案。这中间我们去交通局信访办,工作人员说还不到答复期,你们再等等。
       
2016年1月18日,在我们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们告诉运管所长马国强对其所作所为,将向社会予以公开!
        
2016年2月26日,交通局信访办通知我们去交通局,给我们的答复是我们不服从管理、不开例会、不交管理费。请问:我们不服从哪些管理了?哪个月没交管理费?从停运至今,你们开过会吗?车主要求退计价器。谁要求退?为什么退?找谁退?
       
理屈词穷也不能信口雌雄。你们在车和计价器上做文章是有你们卑鄙的目的,造谣污蔑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车和计价器都是职能部门同意让车主自行购买的,也是有法律、法规依据的,都是符合标准和要求的。计价器是税控的、能打发票、液晶屏、青岛生产的知名品牌、技术监督局认可、审验中心可审的。
       
是谁从中作梗?是谁不给我们入户?我们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是在处罚我们或是在借管理之名行打击报复之实。你们拿着人民赋予的权利打击报复弱势群体,心安理得吗?”王先生说话间显然有些激动。
        
一位姓柳的代表说:“
出租车更新过程中,运管所所长马某联合通达、吉利、康乾三家出租车公司弄虚作假、以次充好,把低配置715型滞销车,2012年生产的吉利美日发动机当作高配置帝豪718型出租车卖给出租车司机营运拉客,如此劣质的出租车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后果不堪设想。
        
进价为5.5万元的车子,给我们说是7.98万元,而最终的价格竟然高达11万元,其中加强价为1.6万元,
存在重大质疑。吉利公司经理葛进军多次在会议上说:“帝豪出租车有八大加强、十六项改进”,我们提出质疑,要求进行破拆对比。对此,我们维权代表向许昌市运管处反映了这个问题,运管处领导说:“出租车哪里有加强价?"这明明是巧立名目,寡敛钱财”。
       
后来经理葛进军说八大加强、十六项改进都是运管所写好的,他只是代替宣布宣布。购进的一百多辆帝豪车的巨额差价都装进了谁的腰包?是谁在拿着市民百姓的生命安危敛财?这中间都是谁在不择手段的贪污腐败”。
       
部分车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襄城县运管所所长马某,借2015年3月份出租车更新之际,利用职务之便,玩弄权术,在未取得合法手续的情况下,非常新增60辆,襄城县三个出租车公司,分别每公司分滩20辆,部分车辆以25万元的超高价格卖给车主,从中牟取暴利。试问:没有营运手续是否可以参加营运?新增车辆是否可以转让经营权呢?
       
出租车挂靠公司,缴纳一定的费用是应该的,但无根无据乱加价我们是不会接受的。原来所交管理费是每车每月150元,可是进入2016年出租车公司强迫司机缴纳管理费260元。增加的110元是什么项目?有依据吗?
       
个别公司强权压制,司机不交260的费用就不给司机发营运证,有道理吗?
试问公司你们收费有何依据?有何标准吗?
        
作为出租车管理层;交通部16号令难道你们不懂吗? 你们揣着明白装糊涂,愚弄我们出租车司机!无法无据
多收费、乱收费,不提供票据都是违规收费。
        维权代表强烈要求:1 、不给维权代表办理入户手续的理由是什么?请给予合理解释
;2、经营损失由责任人赔偿;3、马某打人咬人,交通局必须严肃查处,并将查处结果予以公示。
       
针对维权代表所质疑的裸车车价5.5万元、7.98万元、11万元、马某所长利用职务之便私自新增60辆车等问题,记者一行于 2016年3月2日下午14时30分来到襄城县运管所,朱副所长在接受采访时说:裸车价5.5万元是团购价,经县税务部门核定为6.48万元、加固价6000元,裸车价是70800元。11万元、包括附加费、保险费、顶灯、计价器、油改气、税控打印机、入户上牌费预算11万元。”朱所长还告诉记者:“车的成本价实际是97000元,由于出租车司机在出租车更新中存在的问题有争议,县委、县政府为保稳定实收费用是95000元。关于收费5000元费用,不开票的问题,是襄城县依据许昌市出租车更新时的收取更新费的标准,收取的费用为自出租车更新之日起六年的公司管理费;是供出租车公司员工发工资的经费;针对新增60辆新车售价25万元/辆的问题,朱副所长则有问非所答。
       
记者在许昌市采访出租车车主时,他们均反映遇到过这种“潜规则”。在办理过户和更新手续时,许多出租车公司的工作人员均要求车主缴纳5000元的过户费和更新费,并且不给开具发票和收据。为了能够正常跑车和办理手续,车主们都不得不忍气吞声,违心地缴纳更新费和过户费。
       
许昌市城市客运处工作人员介绍,按照国家规定,对出租车实行的是8年强制报废制度,也鼓励提前更新。出租车的更新办理流程,首先由客运处下达更新计划,之后出租车公司上报车主自愿更新申请并提交更新意见,最后再办理有关手续。去年许昌市有200多台出租车更新。
       
对于一些出租车公司在上报车主自愿更新申请并提交更新意见这个环节上的乱收费行为,市城市客运处负责同志说,该处多次要求出租车公司在收费时要严格按照国家规定,禁止乱收费。去年,他们对接到的几起出租车公司乱收费的投诉和举报,均进行了严厉查处,责令出租车公司退还收取的更新费和过户费。市客运处希望车主在遇到“潜规则”时要抵制,同时要注意取证”。              
对此,记者对襄城县运管所朱副所长的解释:竞然依据的许昌市出租车公司车辆更新时收取5000更新入户费已被受到严肃查处。对朱副所长的解释、记者深感困惑!
       
关于襄城县出租车更新过程中折射出的问题,当记者要求采访襄城县运管所所长马某时,朱副所长则以马某不在为由拒绝采访。截止发稿日,也未能得到襄城县运管所所长马某的任何回复!
     
【相关链接】国家建设部、交通部、财政部、国家计委、公安部联合发文,针对出租车行业在通过清理整顿后一些城市仍然存在的问题,提出了六条管理措施。
  ——实行总量调控。各城市要明确一个行政主管部门,统一市场准入条件和管理标准,解决地域分割、部门分割、多头投放、无序管理等问题;出租车有效里程利用率低于70%的城市和地区原则上不宜以审批、拍卖等形式向市场投放或变相投放新的运力。
  ——严格规范经营权有偿出让和转让。今后继续实行经营权有偿出让的城市要将出让时间、出让数量、出让方式和出让价格以及出让金的用途等报省、区、市政府审批,并报财政部、国家计委备案;严禁私下转让和倒买倒卖经营权。
  ——坚决遏制乱收费。对国家已明令取消的收费项目,不得继续征收或变换名目征收。经整顿之后确需保留的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及收费标准,由省、区、市财政、物价部门分别向社会公布并严格执行;今后凡由企业代征代缴的收费,应向驾驶员出示原始凭证和明细表;除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之外,任何部门和单位一律不得通过行政手段强行要求驾驶员接受汽车设备和设施的购置、安装、检验、检测、维修以及有偿的车厢广告、标语、标贴、保险等经营服务。
  ——加大对经营企业管理的力度。积极引导出租车经营企业以资产为纽带,通过重组兼并,推进规模经营,切实解决出租车经营企业过多、过散、过小的问题;资产重组时,受让方应合理安置出让方的在岗驾驶员;企业应按国家有关规定为驾驶员及时、足额缴纳养老、医疗、失业等社会保险金。
  ——进一步改善经营环境。继续严厉打击各类非法经营活动;除异地驻点经营的出租车外,对持有建设或交通部门核发的有效证件合法营运的出租车,任何管理部门不得随意进行罚款、扣车;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要根据出租车营运特点,合理规划、科学设置停靠点,给出租车以“即上即开”的行车便利;任何单位和个人均有权向当地有关部门检举、投诉各类非法营运、乱收费、乱罚款、乱扣车等现象。
  ——进一步巩固清理整顿的成果,建立长效管理机制,确保社会稳定。发生问题的,要追究有关领导的责任。
      
交通部2014第16号《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费用管理:第三十六条 出租汽车经营者应当合理确定管理费用,不得向驾驶员转嫁投资和经营风险。
出租汽车经营者应当规范内部收费行为,按规定合理收取费用,向驾驶员公开收费项目、收费标准,提供收费票据。
而该地主管部门的领导是不知国家有这方面的相关规定,还是明知故犯、恣意而行呢?他们的这种做法,不是在损害群众利益、损害党和政府在群众中的形象吗?------果真那样,依法治国在该地真可谓是任重而道远了!
       
对事态发展,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文/郭成才)

作者:不详 来源:本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法制与反腐新闻网(www.lsacnnews.com) © 2019 版权所有 Book Printing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管:华夏法学研究中心 主办: 法制与监察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大成路6号院1号楼
    电话: 010---67332088  传真: 010---88177626 邮编:100041 邮箱:fzyff010@163.com 常年法律顾问:杨权:18113779229,陈正勃 :15600195028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3007229-1号,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200 ,可信网站认证